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南皮人監察副使張受長,任河南開歸道官員時,曾在夜裡閱讀一份審判囚犯的案卷。他思考著自言自語地說:「自刎而死的人,刀痕應該是刀子進去時重而出來時輕,現在刀痕是進去輕而出來重,為什麼呢?」忽然聽到背後歎息一聲說:「您還算懂得事情。」他回頭卻沒有看見一個人。他歎了口氣說:太嚴重了,審理案件真可怕啊!這次我幸運而沒有出錯,怎磨能夠保證別的日子不出錯呢?」於是上書稱病而回了老家。
【研析】
古人審案,是憑審案官的良心 、人品、經驗、閱歷等個人因素,因此,歷代審訊刑獄的官員中有清正廉明者、剛正不阿者,也有草菅人命者、貪贓枉法者。顯然,作者對張受長的所作所為抱有同情和讚許。但是,封建社會中,如張受長者,又有幾人呢?

Tags: , , , ,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