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5

無肉不歡怎麼辦?

Thursday, December 31st, 2015

一般人通常不是馬上就能從肉食者轉為蔬食者,以循序漸進、 不勉強為宜。以下是我們多年來所累積的蔬食飲食推廣經驗與方法, 希望對於想進入蔬食領域的朋友會有所助益。

一、潛移默化,首先建立良好正確的觀念。

好的飲食習慣可以造就健康的身心,人類的各種習慣, 成就了各自不同的結果和人生。要改變習慣確實不容易, 尤其是固執的人,千萬不要對他們說教,反而可能引起反彈或抵抗。 不妨先透過閱讀健康蔬食類的書籍,從根本改變觀念, 每隔一段時間就在家中醒目、方便的地方,有意無意放一、 兩本相關書籍,也許某天他們會翻一翻。如此一來, 就有機會讓好的觀念潛移默化了。

我們有一個親戚,某次無意間從書架上拿了一本書, 看完後跟他太太說:「把冰箱裏的肉全部丟掉。」 從此成為一名蔬食者,知識的影響力由此可知。有了好的觀念後, 還要與有健康理念的人多接近、多互動、多交流, 相互鼓勵傳遞好的訊息,獲得良好的精神支持。

二、家裏或職場都不要擺放有害健康的食物或垃圾食品。

「太方便」對人性而言是嚴酷的考驗, 就像是敞開大門引誘小偷犯罪一樣,應該要避免。

除了儘量杜絕取得對身體無益的垃圾食物的方便性外, 也要努力讓家裏成為「容易吃到健康食物的場所」,例如: 每天都準備好已經洗滌乾淨、隨時可以享用的各種可口蔬果, 取代對身體不好的垃圾食物。

三、「空腹」時更要慎選有助於健康的食物。

有句話說:「肚皮飽,眼皮就鬆。」空腹時, 我們的頭腦會比較清醒,記憶力較好,味蕾的敏銳度較高, 這時所吃下的食物也很容易被身體吸收。因此,「空腹」 是決定健康的關鍵時刻,而空腹時吃的食物就是健康的關鍵所在。

四、循序漸進,逐步改變飲食習慣。

剛開始,先練習空腹時只吃水果或生菜。接下來, 每天三餐慢慢增加健康料理的分量,初期可保留部分習慣的舊口味, 從只有一盤簡單美味的健康菜開始, 再慢慢增加各種令人滿足的料理。

從減少油膩、油炸和動物性的食物入手,經過一段時間後, 再依此原則慢慢改變。改變飲食習慣其實沒想像中的困難, 加強做菜的功力,絕對有很大的幫助。再健康的食材也要做得好吃, 家人才願意捧場、快樂享用,達到真正口惠又食(實)至的效果。

 

文/蘇富家、早乙女修

來源:講義2015/12/28 第876期

0

黑巧克力改善心血管功能、抗老化!

Monday, December 28th, 2015

巧克力常常被情人們拿來當作愛情的象徵,但是除了濃郁可口之外,巧克力對健康也有很大的幫助,前提是吃下去的是巧克力而非糖分。

吃巧克力促進健康

巧克力之所以具有保健功效,是因為它裡頭含有黃酮類,黃烷醇類、多酚類、可可鹼以及多種營養素,具有抗氧化、擴張血管、降低血壓、減輕發炎反應、清除膽固醇等功效。除此之外巧克力也能:

1.降低血壓:黑巧克力中的豐富黃酮(可稱兒茶素)具血管張力作用,可有效改善血壓。據統計,黑巧克力可平均降低10%血壓。

2.抗氧化:可可多酚的高抗氧化作用能夠抑製成為老化原因的活性氧的活動。

3.抗憂鬱:巧克力所含的可可鹼,能使人情緒興奮,有抗抑鬱效果。

越黑的巧克力越健康

市面上常見的白巧克力是以可可脂、糖、香料及少量可可粉製造,含糖量幾乎都在一半以上,吃下去的徒有巧克力的味道而非成分,類黃酮素的含量極低,不具有降低心血管疾病之功能。儘管人們都知道,卻依然對那濃醇香甜的巧克力愛不釋手,並且做成各式各樣的產品。

有些產品為「牛奶巧克力」,特別強調某些巧克力產品中牛奶的含量較高,其實牛奶中的蛋白質會與類黃酮素形成鍵結,除了降低類黃酮素在腸道的吸收外,也影響其在血液中抗氧化的活性。所以,建議牛奶與巧克力分開食用,則可各取其營養上的好處。

部份的巧克力為了增加風味及硬度等,添加了奶油、氫化植物油等,使飽和脂肪酸及反式脂肪酸的含量增加,對心血管系統造成傷害。

選購巧克力時應注意其營養標示,建議選擇可可含量50%以上及不含反式脂肪酸的黑巧克力,並要注意其熱量,限制自己一天攝取量勿超過40公克,否則將增加體重,體重過重仍有害健康。

 

來源:http://health.morningstar.com.tw/healthqa/sick_news.asp?id=1362

0

學投資,幫你多賺一份薪!

Saturday, December 26th, 2015

朝九晚五領2萬多元 艾蜜莉不甘只領一份薪

果然,下班後瘋狂學投資的力量異常驚人,賺得比薪水更多之外,還可以擁有是否待在職場的選擇權。而這股強大的力量也在小資女艾蜜莉身上同樣獲得印證。

艾蜜莉目前手上有約400萬元的投資部位,每年獲利成績則約15%。事實上,以她現今的「工作薪水」來看,她依舊是位小資女,只是因為靠投資多賺一份薪水的成果,也讓她握有上班與否的選擇權。

2006年剛進入職場時,艾蜜莉跟多數人一樣,都是朝九晚五、每月領2萬多元的上班族,「只是我常在想,就算工作2、30年,然後不吃不喝,我也不可能在台北買房子。」

「不能這樣下去!」心裡的一股聲音驅策艾蜜莉要做些什麼改變。「我試過在網路上賣衣服,但一轉手,一件衣服不過賺50~100元,白天要上 班,晚上還要處理退換貨的事情,結果忙了老半天,1個月賺不到1萬元。」艾蜜莉直白表示,這樣的賺錢方式比到7-Eleven打工還爛。

學投資像看偵探小說 別人追韓劇、她追投資

「創業行不通,而且我不是林志玲,嫁給有錢人看來也是『此路不通』,至於中樂透大概只有在夢裡才能實現。想來想去,好像只有『投資』這一條 路了。」不同的是,艾蜜莉一開始就清楚知道,投資市場「很可怕」,所以她不是急於向別人打聽明牌,或者看看投顧老師的節目就衝鋒陷陣,而是選擇練基本功, 先去上投資課。

艾蜜莉回想當時部落客怪老子蕭世斌在社區大學開的課程,每周上課1次,1學期僅3000元,面對這麼好康的資源,她二話不說馬上報名,「從怪老子身上我學到最寶貴的一課是:所有投資商品都可以估價,當然可據此算出投資的合理價格。」

「老師會派功課給我們寫,也會在線上回答我們的問題,而且每周上完課,我還可以圍在他身邊好好問個夠。」艾蜜莉就這樣一頭栽進投資的世界裡,無法自拔。她的瘋狂程度是,每天翻閱投資書籍及相關資料到凌晨2、3點,然後一早7點又趕忙起床上班。

「我有刻意節制自己,但還是沒辦法說停就停,因為我覺得學投資就像看偵探小說一樣,當沒有看到結局時,你一定捨不得放下手上的書,會一直想要翻開下一頁,看看是不是有答案了。」就是想著只要多看一點就可以解開謎底,所以艾蜜莉經常處於睡眠不足的狀態。

不僅媽媽見到艾蜜莉的黑眼圈難免嘮叨一番,在一旁陪訪的先生更是補上一句:「晚上都不睡覺,一直聽到她敲打鍵盤的聲音,實在很吵,所以我還 要求她去買一個無聲的鍵盤。」別人追韓劇,艾蜜莉追的卻是投資學問,而為了省錢,她幾乎周末都泡在圖書館。更犀利的是,艾蜜莉會把投資網站上版主的談話內 容「截圖」下來存檔,「我想要知道到底誰言之有物,誰講話反覆、沒有章法。」一段時間之後,艾蜜莉學習的對象更清楚,「怪老子、股魚⋯⋯他們都很棒!重點 是上網找高手練功,也是不花錢的好方法。」

靠投資滾出400萬資本 股票獲利比上班收入更豐厚

早上上班,晚上勤練投資功,「這樣過了大概2年的時間,心裡比較有底了。」2008年底,她進場買進第1張股票,艾蜜莉不諱言,時機點剛好對了,所以來到2009年中,她就嘗到大賺1倍的甜頭。

但她知道這不是常態,往後進場她還是一定要自己計算合理價格,並且也要見到「綠燈」亮了(便宜價到了),她才會進場,因此截至目前為止,艾蜜莉每年股票投資的報酬率都有約15%。

「投資的功力絕對要靠自己練出來,跟著明牌進場,就像閉著眼睛搭在別人的肩膀走路一樣,如果前面那個人下了台階,跟在後面的人肯定跌倒。」艾蜜莉想得很透徹,投資賺錢從來沒有僥倖,只有苦練。

對她來說,下班後練投資功很興味盎然,而她也嘗到了戮力栽種的果實成熟的那份喜悅,「不用求多,以目前的400萬元資本來說,每年賺 10%,就等於每年為自己加了一份薪。」她坦言,現階段薪水也只有每月3萬多元,「我才不要像《我的少女時代》裡的真心姐一樣,天天加班。」艾蜜莉露出俏 皮的笑容。

(全文未完)

企劃/編輯部/《Money錢》雜誌

來源:http://paper.udn.com/udnpaper/POE0044/289880/web/#3L-6835754L

 

0

日本人的崇高精神性

Tuesday, December 22nd, 2015

日本人為什麼可以累積出高度的製造技能?這當中深刻地反映出日本人虔誠而崇高的精神性。舉例來說,在傳統工 藝的世界裏,工匠們會在工作之前淨身,像刀匠一樣,著一身白色裝束。這是因為工匠們認為,製造東西是一種神聖的行為,因此,在製造東西時必須淨化自己的身體,同時淨化靈魂,此外,也必須透過這樣的行為,將魂魄注入製造的東西當中。

其根本精神在於日本固有的世界觀「物心如一」,認為物品和心靈是合而為一,不像西洋的二元論發想,把物質和精神分別開來思考。

也就是說,不將物質和精神定位為個別的存在,在製造的領域裏,不追求合理性與效率。把物質和精神視為不可分的存在,在製造的範疇裏,也極端重視「心靈的作用」。一言以蔽之,製造的東西徹底扮演其角色,或者,用來製造東西的道具,徹底地融入所製造的東西當中。

譬如,製造日本刀時,僅是燒熔鍛好的鋼,也需要有強大的集中力。如果沒有達到「把自己融入鑄鋼」中,兩者成為一體,「物心如一」的境界,工程就不算成功。這一切都來自日本人虔誠而崇高的精神性。

以前我在製造現場負責第一線的指揮工作時,經常問部屬:「你們聽得到機械在哭泣的聲音嗎?」除非把製造設備擬人化,讓自己和對象一體化,投入工作到可以聽到設備發出的聲音,否則就無法製造出嶄新的高品質製品。

京瓷還只是中小企業時,我們的陶瓷技術獲得認可,拿到了天下無敵的IBM陶瓷基板(電子線路板)的大訂單,那是他們要使用於下一期戰略商品的重要零件。客戶要求的規格極為嚴格,我們遲遲做不出對方想要的尺寸和精密度。於是我住進位於滋賀縣的工廠,負責開發量產的指揮工作。

某天深夜,我正在巡視現場。一個年輕員工嘗試了許多次,燒製爐內卻始終無法達到一定的溫度,燒製出來的尺寸總是出現微小差異,他因此意志消沈。

我問他:「你向神明祈求過了嗎?你是否祈求神明,請祂讓你順利燒製成功?」我要求他的是,在最後關頭,投入所有的精神和魂魄,不斷努力,且在創意上下功夫,直到只剩向神明祈求一條路可走的程度。

「向神明祈求?向神明祈求嗎?」一再反芻這句話的員工點點頭,說,「我明白了,我從頭再試試看。」隨即再投入作業當中,這一次,他終於克服了難題。

我們必須滿懷誠心,投注所有心神和精力,把自身的心情轉移到機械或製品當中,直到可以聽到「機械哭泣的聲音」或「製品哭泣的聲音」為止。然 後和機械及製品合而為一,累積最大極限的努力,不斷地發揮創意。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向製造之神祈求「請讓我進行順利」,也才能做出優秀的製品。

這種聆聽「機械的聲音」、「製品的聲音」,還有足以「向神祈求」的真心投入的心態,目前仍然被當成京瓷製造產品的原點教義,在製造現場傳承著。

 

文/稻盛和夫;譯/陳惠莉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10#ph

0

「非有機蔬果」該怎麼洗,才能去除農藥?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建議欲實踐「生食療法」的朋友,一定要選購信任可靠的「有機蔬果」食用。如果是「非有機蔬果」,一定要以「大量清水」沖洗。

沖洗有訣竅:

1.用流動的清水,邊沖邊洗,至少五分鐘。先浸泡在清水約五分鐘,再以流動清水沖洗數次。如果是使用濾水器設備的水清洗,當然更加強去除農藥的效果。

2.包葉菜類:高麗菜、包心白菜……等,應先去除外圍葉片,剝成單葉,再以大量的清水沖洗。

3.水果類:枇杷、柳丁、荔枝、椪柑……等,剝皮前應以大量清水沖洗,以免農藥污染果肉。外表不平或多細毛的果蔬較易沾染農藥,如芭樂、草莓、楊桃、蓮霧等,一定要徹底清洗後再食用。

4.瓜果類:若需連皮食用,如小黃瓜、苦瓜……等,可用軟毛刷仔細刷洗後,再用淨水沖洗。

5.小葉菜類:青江菜、小白菜……等,應將近根部之處切除,再把葉片張開直立用大量水沖洗。

6.根莖類:蘿蔔、馬鈴薯……等,應先以清水徹底洗淨後去皮。

7.果菜類:青椒凹陷果蒂與尾部易沈積農藥,應先切除頭尾後再仔細清洗。

另外,消基會建議可以採用「殺菁法」清洗農藥,方法是:將蔬果置於溫度八十五度到一百度的熱水中,加熱三十秒,再迅速以冷水沖洗。

大家也可以採用以下方法去除農藥:

1.臭氧機:臭氧機清洗蔬菜,雖然可以有效地分解殘留農藥,但是使用臭氧機時,一定要在空氣流通的地方。如果在空氣不流通的地方使用,使用者反而吸入過多的臭氧與氮氣。產生臭氧時,機器同時會釋放氮氣,氮氣對人體不利,可能會造成肺部纖維化。

2.貝殼粉:貝殼粉所含的「碳酸鈣」也能分解農藥,不過,也要配合大量清水加以沖洗。

至於,市面上販售很多的「蔬果清潔劑」,效果如何?會不會破壞營養成分?市售的「蔬果清潔劑」可以部分有效去除蔬果中殘留的脂溶性農藥,但在使用清潔劑後,同樣必須用大量清水徹底沖洗乾淨,否則反而會將清潔劑吃下肚。

無論用清洗法或消基會建議的「殺菁法」清洗農藥,多少都對「降低蔬果農藥殘留」有效果,可以降低水溶性的農藥,如:硫磺劑、四氯異苯氰、納 乃得……等;但對藥性較強的農藥,如:陶斯松、達馬松、亞素靈……等,就未必能百分之百去除。因此,除了想辦法清除蔬果殘留農藥外,建議大家還是多選購有 機或無公害的蔬果,才能真正避免吃到農藥。

文/歐陽英、李美萱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5#ph

 

0

德國人協力減少食物浪費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剛離開健身房的凱瑟飢腸轆轆,他檢查冰箱,看見裏面有芝麻菜、鳳梨果醬和綠葡萄,最後拿出一塊當天早上才烤的圓麵包。

這不是他家的冰箱,而是位於大馬路上的公共冰箱。他吃下的麵包本來可能直接被丟到垃圾桶,卻因為「公共冰箱」活動而沒有白白浪費掉。

近年愈來愈多德國人關心食物浪費的議題,為避免太多可食用的食物淪落到進垃圾堆的命運,民間組織自發推廣幾項創意措施,譬如上述的公共冰箱。

全德約有一百個類似的食物分享站,其中一半設有冰箱,其餘的只有放置食物的層架。運作方法非常簡單,只要你有多餘的食品,都可以拿出來與陌生人分享。

食物分享站的發起人瓦倫丁表示,很多人要出門度假前才驚覺家裏的冰箱囤放太多食物,也有人舉辦聚會後發現剩下太多食物。

瓦倫丁曾在垃圾場見到堆積如山的食物,憤而拍了紀錄片《你在浪費食物嗎?》,片子除了呈現被浪費的蔬果的影像,更指出消費市場的荒謬現實:太大、太小、形狀太奇怪的馬鈴薯無法放到超市的架上,只能任由它們在田裏爛掉。這部紀錄片觸動德國人,引發民間減少食物浪費的運動。

二○一四年,柏林新開了一間小餐館,從一個創新的角度處理食物問題:他們直接與農夫合作,供應超市拒賣的「醜」蔬果所做成的美食。

後來瓦倫丁又設立網站,鼓勵民眾分享多餘的食物。為了安全,他與團隊訂下幾條基本規定,比方有賞味期限的食品不能分享,調理過的食物沒問題,但放在太陽底下一天的沙拉不能拿出來。最基本的原則是,你應該分享你自己願意吃的食物。

根據德國食品相關法律,個人之間分享食物是合法的,但「公共冰箱」或「食物分享站」則遊走於法律邊緣。柏林目前有十二個分享站,其中一個曾遭官方強制關閉,因為現場無人監督及記錄食物來源,這一點違反了法規。瓦倫丁表示,還未有人抱怨吃到不潔的食物。

另一個德國網站則召集民眾節省食物,他們直接與有機超市和麵包店合作,在次級商品(如稍微枯萎的蘿蔔、碰傷的葡萄柚或過熟的酪梨)被扔到垃圾桶前,「惜食人」將尚可食用的食物撿回來。

目前在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三國估計有九千名「惜食人」,要取得「惜食人」資格,必須先通過小考,其中「準時」是最為重要的條件,以免給店家留下隨便的負面印象。

二十六歲的惜食人萊洛,一周至少前往住家附近的有機商店一趟,拿回店家預備丟棄的食物後,她會將自己吃不了的東西留在附近的食物分享站,或分給在地鐵乞討的陌生民眾。萊洛表示,她不過是花點時間走去商店,以自己的力量做了環保,也給他人帶來了滿足與快樂。

至於店家方面,四十七歲的喬治是門市達千家之多的連鎖有機超市負責人,他非常願意與惜食人合作,減少自家超市的浪費。他認為這是尊重人與地球的正確態度。

根據組織的統計,惜食人在二○一三年減少了大約一千噸的食物浪費。

瓦倫丁表示,與全德國的食物浪費數字相比較,一千噸其實不多。他更強調,食物分享及食物回收絕非解決食物浪費的方法,改變大眾的思想與行為才是治本之道。

 

文/Sally McGrane;節譯/呂玉嬋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5#ph

0

速食麵的由來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關於速食麵,有這樣一則笑話:話說麵條和饅頭不知何故打起架來,麵條仗著自己身高腳長,把饅頭踢得鼻青臉腫。饅頭嚥不下這口氣,回去搬來豆沙包、麻花等兄弟,回頭找麵條算帳。饅頭兄弟在路上遇到了速食麵,於是對它一陣亂打,一邊打還一邊說:「別以為你燙了頭髮,我就不認識你了。」就是這個在形象上像「燙了頭髮的麵條」的速食麵,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一九五八年八月,華裔日人安藤百福成功地發明了世界上第一碗速食麵──雞肉速食麵。它在市場上一露面,便被迅速搶購一空。小小的「燙頭」處理,既保留了人們對自製食品口味和熱度的依戀,又滿足了緊張生活節奏下的需求,成為風靡全球的食品。安藤百福創造了至今擁有兩千五百億日元(約新臺幣九百萬元)市場的巨大產業,據統計,全世界每年大約要消費一百二十億碗速食麵。

一九五五年,安藤百福在大阪經營一家以加工、販賣食品為主的公司──三喜殖產。當時,日本政府採取從美國大量進口小麥的政策,為了刺激麵粉使用量,極力提倡公眾消費麵包。安藤百福作為食品的經營者,對這一切當然瞭若指掌,也知道麵粉比較容易搞到手,但依照他的想法是不願意加工麵包的。一個念頭總在他的腦海裏打轉:用麵粉做別的食品,不是也可以嗎?

每天回家的路上,安藤百福總會在池田車站看到許多人擠在拉麵鋪前。這啟發了他的靈感:麵條一定有銷路。

在日本,原本就有販售乾麵條,但它的缺點是需要用開水煮二十多分鐘才能吃,而且還得準備調味料。安藤百福要做的,並不是一般的麵條。他要生產一種容易保存,而且只要開水一沖就可以吃的麵條。儘管公司對他的想法反應冷淡,但安藤百福並沒有因此退卻。他在自己池田的住宅中搭起一座簡易的工作棚,買了一臺製麵機,一個人開始試製工作。

要做成用開水一沖就能吃的麵條,就必須在麵條裏加上調料。一開始,安藤百福在和麵的時候倒進一些肉湯。他覺得,只要把它軋成麵條,蒸熟、烘乾就算成功了。然而,從製麵機裏出來的,不是一根根的麵條,而是一堆堆麵團。

軋不成麵條,是否因為麵粉的黏性不夠?於是安藤百福在和麵時,又加了些雞蛋進去。但結果還是失敗。是不是因為肉湯裏的肉末顆粒太大了?於是,他又把肉湯過濾一番,再倒進麵粉裏,仍然沒有成功。經過反覆試驗,安藤百福放棄了加肉湯和麵的做法,決定另外添加調料。他把麵粉製成普通的麵條,蒸熟後再浸到醬湯裏,使它帶點鹹味。從軋麵到加味,試驗終於成功了。

接著,就是要把麵條烘乾,而且乾燥法不但要利於保存,同時也要易於烹調,食用時用開水一泡就能變軟。他想利用太陽曬乾麵條,也曾想用熱風吹乾麵條。但是,這兩種辦法都太費時,不適於工廠的大規模生產。他想來想去,想出了用油炸的辦法。這樣不僅可以把麵條炸乾,而且,油炸後麵條上也會出現許多細孔,在熱水浸泡時達到很好的吸水作用,使麵條快速變軟。同時,由於加了油,麵條的味道也就更好。

然而,問題又接踵而至:為了調味把麵條浸在醬湯中,會使麵條表面多少有些溶解,再用油一炸,溶解的部分就彷彿黏接劑,使麵條相黏在一起,即使用開水沖開,麵條也成了麵團。不得已之下,安藤百福便先用熱風吹乾浸過醬湯的麵條表面,然後再用油炸。但炸乾後撈出來,麵條卻會蓬鬆起來。後來,他又藉由把麵條先放在模具,然後用油炸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不知不覺,安藤百福著手研製速食麵已經三年。一九五八年八月,他研製的第一批速食麵──雞肉速食麵終於上市了。同年底,安藤百福把公司改名為「日清食品」,正式開始生產、銷售速食麵。起初,批發商們把雞肉速食麵視為時髦的「新鮮貨」,對它敬而遠之。但它很快被當時創立的超級市場──顧客以家庭主婦為主的大榮百貨當成熱門商品。到一九五九年四月,就已經出售了一千三百萬份。

日清的雞肉速食麵出乎意料地暢銷,促使日本各地的麵條製造業者先後行動起來。東京都的明星食品公司,研製出另外添加調味料式的速食麵,到一九六二年,其銷售量就突破了十億大關。儘管如此,日清的加味式雞肉速食麵的銷售量依然獨占鼇頭。

安藤百福滿懷信心,認為「只有不需要烹調的加味麵條,才是最好的食品。」然而到了一九六三年,明星食品公司的速食麵突飛猛進,某些月份的銷售量甚至超越了日清。這時,安藤百福再也不敢輕視外添調料方式了。他命令研製所的田中達郎等人研製外添調料型速食麵。

以當時日清的技術水準而言,製作外添調料型速食麵並沒有多大困難。但是有一個問題──從油炸到裝進食品袋的過程中,很多麵條被折碎了。如何處理這些碎麵條呢?用帶有鹹味的雞肉速食麵碎屑當做下酒的小菜倒是挺可口的,於是日清食品公司便把它當作一種商品出售,銷路也不錯。而田中達郎的研究課題,便是要為碎麵條開闢新用途。

有一天,田中達郎正在用鍋煮無味的碎麵條,剛好有人來找他洽談工作。田中達郎一時粗心大意,忘了關火。談話結束後,他回到實驗室一看,鍋中已經沒有了水分,但麵條還沒完全燒糊。他捏了幾根麵條放到嘴裏。「咦?這不是和街上賣的炒蕎麥麵差不多嗎?」於是,他又拿了一些碎麵條,放到鍋裏,一直煮到水分完全蒸發為止。他又在麵條上澆了些調料,切些高麗菜絲放進去,吃起來味道特別好。田中達郎由此發現,把無味道的碎麵條煮熟後再炒乾,就成了近似於炒蕎麥麵的食品。

這個時期,安藤百福和田中達郎兩人每天上班前一小時,都要進行一次類似啟發思路的會議。儘管公司幾乎沒有人贊成生產、出售這種速食炒麵,但田中達郎的想法還是得到安藤百福的支持。一九六三年七月,三十萬份速食炒麵運到了關西地區上市,不到三天就被搶購一空。訂單如雪片似地飛來,速食炒麵終於和雞肉速食麵一樣,成為日清食品公司的主力商品。

一九六六年,安藤百福到美、英、法等歐美國家考察。其目的在於確定是否有向海外大規模出口速食麵的可能性。

基於美國人平時肉食過多,很多人因身體肥胖希望減肥,而低卡路里的速食麵正適合美國年輕人和婦女的需要,於是安藤百福決定將美國當作速食麵進軍西方市場的前哨站。

一九七○年七月,日清的第一家海外速食麵工廠在美國洛杉磯動工興建。當時,日本的同業都認為日清的行動過於魯莽和冒險,譏笑安藤是瘋子。安藤百福卻不以為然。他認為,美國是速食品的發源地,人們有食用速食品的習慣。而東方的麵條有西方食品沒有的優點,只要能做到可口、價廉、方便、衛生、易保存,那麼日本速食麵也可以打進美國市場。

受到美國婦女習慣將速食麵折碎放在杯子裏,再用開水沖泡的啟發,安藤又對速食麵進行了入境隨俗的靈活改革:把在美國生產的速食麵切得短些,將速食麵裝在一隻手就可以拿得住的杯子裏,便於用叉子將麵條放進嘴裏;美國人喜歡喝湯,因此麵條量減少一些,湯頭則改為美國人喜歡的牛肉或豬肉口味;紙杯商標完全用英文,速食麵的英文名字為Cup Noodle(杯麵)。

為打開銷售市場,安藤決定加強廣告宣傳。在洛杉磯外的一座小城一年一度的產業博覽會上,日清公司一面出售速食麵,一面表演食用方法,請觀眾當場品嘗。這樣的表演販賣方式獲得奇效,此後,一般飲食店開始紛紛出售速食麵,僅以洛杉磯為中心的南加利福尼亞,速食麵飲食店就已達到兩千多家。到一九七九年日清速食麵在美國的生產銷售額,已達四千五百萬美元(約新臺幣十三億五千萬元)。在美國的速食麵市場中,日清的產品約占一半。

一九五八年日清公司從加工水產品轉為製造速食麵時,只是大阪地方一座小工廠;現在,它已成為在日本擁有四座大工廠、九間子公司,在美國擁有兩座工廠,在中國、新加坡、巴西、德國都有相關企業的日清食品集團。僅速食麵一項,在日本的銷售額便已達一千億日元(約新臺幣三百六十一億元),占速食麵市場的百分之三十。

外國的投資者和記者常常問安藤百福:「日清成長的祕訣是什麼?」他的回答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企業家必須有挑戰精神,沒有這種精神,就不會研發出熱門商品;商品是活的,所以你必須滿足現代人的生活和嗜好,不斷進行研究開發。」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49#ph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