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16

唐明:毒婦為甚麼尤其引人圍觀?

Monday, May 9th, 2016

中國人說最毒婦人心,不知道證據何在,過過嘴癮就成了定論。日本也有「毒婦」之說,與今天流行的「毒男」沒有關係,據說這個詞興於江戶時代繪本小說,相對於玩弄欺騙男人「惡女」,「毒婦」專指殺害男人的女人。

最近讀到明治時期「稀世毒婦」的故事,她叫高橋阿傳,是日本最後一個被斬首的女死囚。

豐原國周作品

豐原國周作品
圖片來源:早稻田大學演劇博物館

當時政府其實是給予死囚選擇的,早在明治三年(1870 年),政府就宣布以絞刑代替斬首。阿傳被處死是明治 12 年,但是她仍然堅持選擇砍頭,從這個細節,對她的性格,倒也不難猜測到一兩分。據說她在三年的監禁期間,一點也沒有變得形容枯槁,反而身體健壯,似完全不把悲情放在心上。

阿傳身世貧苦:雙親早亡,由養父母帶大,14 歲第一次嫁人,一年後就要求離婚(明治時期日本離婚率大升,有機會日後再講);後來嫁了一個自己喜歡的男人,但丈夫患上痲瘋病,為了治病,阿傳拼命工作,最終淪為流鶯,但丈夫的命還是沒保住。

她後來喜歡上一個「姑爺仔」。這個姓小川的男人不工作,吃軟飯,他的生活費和債務,全靠阿傳做小生意來負擔。但是阿傳殺害的男人,不是這個小川。

生意失敗,戀人又無能,有人介紹阿傳去給一個姓後藤的商人當「三陪」,借錢過活。其間她收到家鄉來信,同父異母的姊姊四年前失蹤,同時姊夫也不知去向。由於時間吻合,也不知還有甚麼證據,阿傳一心認定後藤就是已經改名的姊夫,姊姊被他謀財害命。說是為了報仇,阿傳在旅館中殺掉了後藤。

政府判罪說她是為了偷錢,根本沒有採納復仇之說,當然,復仇並沒有證據支持。

在當時看來,如此案情太過刺激,兇手又是年輕女子,報紙如獲至寶,作家、編劇紛紛藉機渲染,阿傳被砍頭四個月後,東京的舞台就上演「高橋毒婦小傳,東京奇聞」(其名も高橋毒婦の小伝 東京奇聞),觀眾當然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來捧場。

「毒婦傳」朝倉喬司著

「毒婦傳」朝倉喬司著
圖片來源:Amazon

與謀殺相比,阿傳受刑的場面更為聳動:那天她不斷高喊小川的名字,發瘋般掙扎,致使老練的劊子手兩度失手,第三次才砍下頭顱,她的骸骨上的刀痕可以佐證。

至於何以大喊情郎的名字,好像失心瘋一樣?原來她在死前曾經分別見過小川和養父,要求他們當天來刑場,見上最後一面。誰知傳令官帶錯了消息:死期是 1 月 31 日,小川和她的養父 2 月 1 日才到市谷監獄,連收屍也做不到了,屍體已經被醫院徵用。

阿傳死的時候發現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男人都不在,才崩潰絕望。

女人涉及罪案,總是特別驚心動魄,觀眾的獵奇心態特別強烈,可能是因為容易涉及性的元素——涉案的人通常都有性關係,音樂劇 Chicago 當中一個謀殺親夫的角色 Roxie Hart,也是根據真人真事改編。在現實中,這個女兇手大受歡迎,有關她的專欄報道,像連載小說一樣吸引讀者。

與其他毒婦相比,高橋阿傳不但說不上毒,其實還有點愚:愚在執著、堅強,吃盡苦頭,九死不悔。如果真的是為了復仇,也可說是大義凜然,最後更視死如歸——僅從這個角度來看,甚至可以說與中國的秋瑾、施劍翹不無共通。

明治維新是一個引人入勝的風流時代,人物輩出,風雷縱橫,整個社會脫胎換骨,即使是高橋阿傳這樣社會最底層的人,也流露出一種剛烈勇猛之氣。時代的運勢向上,就是連社會底層也能受到激盪,Literally「甚囂塵上」,如此一個薄命女也頗為「有種」;反過來,就是精英階層也乏善可陳,無足可觀。

來源:http://www.cup.com.hk/2016/05/07/tang-ming-takahashi-oden/

0

竇娥冤死後追殺貪官五百年

Monday, May 9th, 2016

《竇娥冤》是元朝劇作家關漢卿根據《列女傳》中的《東海孝婦》寫出的一曲名劇,寫竇娥被無賴誣陷,又被太守桃杌錯判斬刑的冤屈故事。

這是發生在元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由於對當時的社會震動很大,所以被載入了史記一樣嚴肅的《列女傳》里了。劇中有一齣感人至深的一幕,是竇娥在臨刑前對監斬官設誓三樁:(1)如是冤枉,則「刀過處頭落一腔熱血休半點兒沾在地下,都飛在白綾上者」;(2)如是冤枉,則「身死之後,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竇娥屍首」;(3)如是冤枉,「從今以後,着這楚州亢早三年」,當時竇娥的誓言都得到了實現:血噴白綾、六月飛雪、楚地大旱三年。

中國畫《竇娥冤》

中國畫《竇娥冤》
(網絡圖片)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正應了冤有頭債有主,當時太守桃杌是因為受了很大的賄賂才錯判這起冤案的,所以竇娥生生世世都沒有放過他。先是太守桃杌元朝時死後進入地獄受炮烙酷刑無數遍,明清兩代又托生成畜類被殺幾百遍,這些都離我們比較遙遠和模糊,而最有意思和驚醒世人的是,這起冤案一直延續到今天,竇娥對他的追殺也一直延續到至今,桃杌也終於在輪迴中得到了該得到的報應。

下面就是竇娥和當年的太守桃杌在今世輪迴報冤的故事!

家住洛杉磯的張女士,原藉是台灣台北市人,在張女士的家族中發生了非常奇異的事。張女士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都是三十六歲那天生日去世的,一直到上面五代,她們家裡所有的男性(老大)都沒辦法逃過三十六歲離開人間這樣一個悲慘的命運。而她們家裡的女性(老大)——她的大姑姑是三十四歲過生日去世的,姑婆也是三十四歲生日去世的。也就是說,她們家族中男性老大都會在三十六歲生日死去,而女性都會在三十四歲生日死去。這個情況,她的母親雖然一直知道,卻一直沒敢告訴她,生怕張女士知道了會承受不了這種打擊,因為張女士也是老大。

張女士三十三歲那一年,她已經有了三個兒子。就在她三十三歲那年五月份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預產期是她三十四歲的生日。

張女士在懷這個孩子時有些很奇怪的現象:第一,難受得要去用身體撞牆。第二,懷孕害喜時,要讓先生和自己的三個兒子打她,才會覺得好受,並且要用很大勁打,當天晚上她才能熬過去。若是她先生和兒子不願意打她,她就跟他們翻臉。這是以前懷孕期間都沒有過的現象。其實她哪裡知道,她懷的這第四個孩子,就是前世的冤親債主──竇娥。

張女士的母親有個朋友是個出家人,當他去張女士的母親那裡見到她時,很驚異和嘆息,但也沒敢向她說明真相。

在懷孕六個月時,有一天張女士的母親想要吃銀絲卷。母親希望張女士會盡量去做,於是張女士就去台北市一家餐廳買,出門以後她搭上一輛公交車。上車之後,車上的人雖然都看見她一個孕婦挺着大肚子,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讓位,甚至有的人把眼睛都閉起來了,裝作沒看見。

張女士一路上一直站着,忽然,車子撞到一個重物,緊急剎車,她也被撞倒了,被送往醫院。當天晚上,她感覺肚子非常痛,孩子就出生了。這時孩子只有六個月大,屬於早產兒,體形還非常小,但是可以看出是個非常漂亮的男孩子。醫生說,孩子出生過早,只能儘力而為,不一定能救得活,希望她不要報太大希望。

沒過多久醫院方告訴張女士她可以先回家,小孩要留在醫院裡繼續護理觀察。在小孩子滿月的那天晚上,她做了個惡夢,夢見小孩子拉着自己,自己也拉着他,忽然間自己的手鬆了,小孩子的臉就黑了。夢做到這裡她驚醒了,意識到這個夢是種不祥的預兆,就讓她先生打電話給醫院,詢問小孩子怎麼樣了。那時是凌晨三點鐘,先生本來不想打,但在她的一再堅持下還是打給醫院。

這時醫院正好打來電話,說小孩子在三點鐘已死了。張女士知道小孩子出事了,就開始哭泣。在那天早上大約六點多時,台中的那位出家人包車子到他們家來。一進門就對張女士的母親說:“恭喜你。”母親沉不住氣了,心想,孩子剛走,怎麼能說恭喜我?出家人說:“小孩是不是三點鐘走的?”她先生很驚奇,問:“您怎麼知道?”出家人這才道出原委。

原來,在昨天晚上大約12點的時候,小孩子來向出家人告別。小孩說:“我本來是要帶她(指張女士)走的,可是現在卻無法帶她走了。因為,第一,她對她媽媽真的很孝順,她媽媽要吃東西,她挺着大肚子還要去幫她媽媽買。而又碰到這樣一個車禍,讓我沒有力氣再留到她肚子里,我原本是打算在她34歲生日那天帶她走。”

出家人問:“你跟她到底有什麼仇恨?”

小孩說:“她累世的前生是一個貪官,判錯了案子,讓我冤死在監獄裡。我讓她從懷孕開始受的折磨,就是我在監獄裡受的折磨。讓她撞牆,讓孩子打她,就像監獄裡的酷刑。而現在,從她生下我以後,她家有個佛堂,我根本沒有辦法進到她家裡,還想拉拉她,沒拉動,就算了。我要到彰化一個地方去投胎了。”最後那個出家人說,他家族中的那些早亡者,也都是參與當時這樁冤案或接受賄賂的當事人!

這就是發生在現今人世上竇娥輪迴報冤的一則真實故事,由於當事人還活着,這裡只好隱去了她的名子。

諸位看官,你看了這則故事有什麼感想?人生在世其實並不像無神論宣傳的那樣,人死就如燈滅了,善與惡都記錄在因果報應里,所以諸惡莫做,諸善奉行,都應該是每個人應該遵循的道理吧!

來源:看中國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