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the ‘生活點滴’ Category

德國人協力減少食物浪費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剛離開健身房的凱瑟飢腸轆轆,他檢查冰箱,看見裏面有芝麻菜、鳳梨果醬和綠葡萄,最後拿出一塊當天早上才烤的圓麵包。

這不是他家的冰箱,而是位於大馬路上的公共冰箱。他吃下的麵包本來可能直接被丟到垃圾桶,卻因為「公共冰箱」活動而沒有白白浪費掉。

近年愈來愈多德國人關心食物浪費的議題,為避免太多可食用的食物淪落到進垃圾堆的命運,民間組織自發推廣幾項創意措施,譬如上述的公共冰箱。

全德約有一百個類似的食物分享站,其中一半設有冰箱,其餘的只有放置食物的層架。運作方法非常簡單,只要你有多餘的食品,都可以拿出來與陌生人分享。

食物分享站的發起人瓦倫丁表示,很多人要出門度假前才驚覺家裏的冰箱囤放太多食物,也有人舉辦聚會後發現剩下太多食物。

瓦倫丁曾在垃圾場見到堆積如山的食物,憤而拍了紀錄片《你在浪費食物嗎?》,片子除了呈現被浪費的蔬果的影像,更指出消費市場的荒謬現實:太大、太小、形狀太奇怪的馬鈴薯無法放到超市的架上,只能任由它們在田裏爛掉。這部紀錄片觸動德國人,引發民間減少食物浪費的運動。

二○一四年,柏林新開了一間小餐館,從一個創新的角度處理食物問題:他們直接與農夫合作,供應超市拒賣的「醜」蔬果所做成的美食。

後來瓦倫丁又設立網站,鼓勵民眾分享多餘的食物。為了安全,他與團隊訂下幾條基本規定,比方有賞味期限的食品不能分享,調理過的食物沒問題,但放在太陽底下一天的沙拉不能拿出來。最基本的原則是,你應該分享你自己願意吃的食物。

根據德國食品相關法律,個人之間分享食物是合法的,但「公共冰箱」或「食物分享站」則遊走於法律邊緣。柏林目前有十二個分享站,其中一個曾遭官方強制關閉,因為現場無人監督及記錄食物來源,這一點違反了法規。瓦倫丁表示,還未有人抱怨吃到不潔的食物。

另一個德國網站則召集民眾節省食物,他們直接與有機超市和麵包店合作,在次級商品(如稍微枯萎的蘿蔔、碰傷的葡萄柚或過熟的酪梨)被扔到垃圾桶前,「惜食人」將尚可食用的食物撿回來。

目前在德國、奧地利和瑞士三國估計有九千名「惜食人」,要取得「惜食人」資格,必須先通過小考,其中「準時」是最為重要的條件,以免給店家留下隨便的負面印象。

二十六歲的惜食人萊洛,一周至少前往住家附近的有機商店一趟,拿回店家預備丟棄的食物後,她會將自己吃不了的東西留在附近的食物分享站,或分給在地鐵乞討的陌生民眾。萊洛表示,她不過是花點時間走去商店,以自己的力量做了環保,也給他人帶來了滿足與快樂。

至於店家方面,四十七歲的喬治是門市達千家之多的連鎖有機超市負責人,他非常願意與惜食人合作,減少自家超市的浪費。他認為這是尊重人與地球的正確態度。

根據組織的統計,惜食人在二○一三年減少了大約一千噸的食物浪費。

瓦倫丁表示,與全德國的食物浪費數字相比較,一千噸其實不多。他更強調,食物分享及食物回收絕非解決食物浪費的方法,改變大眾的思想與行為才是治本之道。

 

文/Sally McGrane;節譯/呂玉嬋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5#ph

0

速食麵的由來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關於速食麵,有這樣一則笑話:話說麵條和饅頭不知何故打起架來,麵條仗著自己身高腳長,把饅頭踢得鼻青臉腫。饅頭嚥不下這口氣,回去搬來豆沙包、麻花等兄弟,回頭找麵條算帳。饅頭兄弟在路上遇到了速食麵,於是對它一陣亂打,一邊打還一邊說:「別以為你燙了頭髮,我就不認識你了。」就是這個在形象上像「燙了頭髮的麵條」的速食麵,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一九五八年八月,華裔日人安藤百福成功地發明了世界上第一碗速食麵──雞肉速食麵。它在市場上一露面,便被迅速搶購一空。小小的「燙頭」處理,既保留了人們對自製食品口味和熱度的依戀,又滿足了緊張生活節奏下的需求,成為風靡全球的食品。安藤百福創造了至今擁有兩千五百億日元(約新臺幣九百萬元)市場的巨大產業,據統計,全世界每年大約要消費一百二十億碗速食麵。

一九五五年,安藤百福在大阪經營一家以加工、販賣食品為主的公司──三喜殖產。當時,日本政府採取從美國大量進口小麥的政策,為了刺激麵粉使用量,極力提倡公眾消費麵包。安藤百福作為食品的經營者,對這一切當然瞭若指掌,也知道麵粉比較容易搞到手,但依照他的想法是不願意加工麵包的。一個念頭總在他的腦海裏打轉:用麵粉做別的食品,不是也可以嗎?

每天回家的路上,安藤百福總會在池田車站看到許多人擠在拉麵鋪前。這啟發了他的靈感:麵條一定有銷路。

在日本,原本就有販售乾麵條,但它的缺點是需要用開水煮二十多分鐘才能吃,而且還得準備調味料。安藤百福要做的,並不是一般的麵條。他要生產一種容易保存,而且只要開水一沖就可以吃的麵條。儘管公司對他的想法反應冷淡,但安藤百福並沒有因此退卻。他在自己池田的住宅中搭起一座簡易的工作棚,買了一臺製麵機,一個人開始試製工作。

要做成用開水一沖就能吃的麵條,就必須在麵條裏加上調料。一開始,安藤百福在和麵的時候倒進一些肉湯。他覺得,只要把它軋成麵條,蒸熟、烘乾就算成功了。然而,從製麵機裏出來的,不是一根根的麵條,而是一堆堆麵團。

軋不成麵條,是否因為麵粉的黏性不夠?於是安藤百福在和麵時,又加了些雞蛋進去。但結果還是失敗。是不是因為肉湯裏的肉末顆粒太大了?於是,他又把肉湯過濾一番,再倒進麵粉裏,仍然沒有成功。經過反覆試驗,安藤百福放棄了加肉湯和麵的做法,決定另外添加調料。他把麵粉製成普通的麵條,蒸熟後再浸到醬湯裏,使它帶點鹹味。從軋麵到加味,試驗終於成功了。

接著,就是要把麵條烘乾,而且乾燥法不但要利於保存,同時也要易於烹調,食用時用開水一泡就能變軟。他想利用太陽曬乾麵條,也曾想用熱風吹乾麵條。但是,這兩種辦法都太費時,不適於工廠的大規模生產。他想來想去,想出了用油炸的辦法。這樣不僅可以把麵條炸乾,而且,油炸後麵條上也會出現許多細孔,在熱水浸泡時達到很好的吸水作用,使麵條快速變軟。同時,由於加了油,麵條的味道也就更好。

然而,問題又接踵而至:為了調味把麵條浸在醬湯中,會使麵條表面多少有些溶解,再用油一炸,溶解的部分就彷彿黏接劑,使麵條相黏在一起,即使用開水沖開,麵條也成了麵團。不得已之下,安藤百福便先用熱風吹乾浸過醬湯的麵條表面,然後再用油炸。但炸乾後撈出來,麵條卻會蓬鬆起來。後來,他又藉由把麵條先放在模具,然後用油炸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不知不覺,安藤百福著手研製速食麵已經三年。一九五八年八月,他研製的第一批速食麵──雞肉速食麵終於上市了。同年底,安藤百福把公司改名為「日清食品」,正式開始生產、銷售速食麵。起初,批發商們把雞肉速食麵視為時髦的「新鮮貨」,對它敬而遠之。但它很快被當時創立的超級市場──顧客以家庭主婦為主的大榮百貨當成熱門商品。到一九五九年四月,就已經出售了一千三百萬份。

日清的雞肉速食麵出乎意料地暢銷,促使日本各地的麵條製造業者先後行動起來。東京都的明星食品公司,研製出另外添加調味料式的速食麵,到一九六二年,其銷售量就突破了十億大關。儘管如此,日清的加味式雞肉速食麵的銷售量依然獨占鼇頭。

安藤百福滿懷信心,認為「只有不需要烹調的加味麵條,才是最好的食品。」然而到了一九六三年,明星食品公司的速食麵突飛猛進,某些月份的銷售量甚至超越了日清。這時,安藤百福再也不敢輕視外添調料方式了。他命令研製所的田中達郎等人研製外添調料型速食麵。

以當時日清的技術水準而言,製作外添調料型速食麵並沒有多大困難。但是有一個問題──從油炸到裝進食品袋的過程中,很多麵條被折碎了。如何處理這些碎麵條呢?用帶有鹹味的雞肉速食麵碎屑當做下酒的小菜倒是挺可口的,於是日清食品公司便把它當作一種商品出售,銷路也不錯。而田中達郎的研究課題,便是要為碎麵條開闢新用途。

有一天,田中達郎正在用鍋煮無味的碎麵條,剛好有人來找他洽談工作。田中達郎一時粗心大意,忘了關火。談話結束後,他回到實驗室一看,鍋中已經沒有了水分,但麵條還沒完全燒糊。他捏了幾根麵條放到嘴裏。「咦?這不是和街上賣的炒蕎麥麵差不多嗎?」於是,他又拿了一些碎麵條,放到鍋裏,一直煮到水分完全蒸發為止。他又在麵條上澆了些調料,切些高麗菜絲放進去,吃起來味道特別好。田中達郎由此發現,把無味道的碎麵條煮熟後再炒乾,就成了近似於炒蕎麥麵的食品。

這個時期,安藤百福和田中達郎兩人每天上班前一小時,都要進行一次類似啟發思路的會議。儘管公司幾乎沒有人贊成生產、出售這種速食炒麵,但田中達郎的想法還是得到安藤百福的支持。一九六三年七月,三十萬份速食炒麵運到了關西地區上市,不到三天就被搶購一空。訂單如雪片似地飛來,速食炒麵終於和雞肉速食麵一樣,成為日清食品公司的主力商品。

一九六六年,安藤百福到美、英、法等歐美國家考察。其目的在於確定是否有向海外大規模出口速食麵的可能性。

基於美國人平時肉食過多,很多人因身體肥胖希望減肥,而低卡路里的速食麵正適合美國年輕人和婦女的需要,於是安藤百福決定將美國當作速食麵進軍西方市場的前哨站。

一九七○年七月,日清的第一家海外速食麵工廠在美國洛杉磯動工興建。當時,日本的同業都認為日清的行動過於魯莽和冒險,譏笑安藤是瘋子。安藤百福卻不以為然。他認為,美國是速食品的發源地,人們有食用速食品的習慣。而東方的麵條有西方食品沒有的優點,只要能做到可口、價廉、方便、衛生、易保存,那麼日本速食麵也可以打進美國市場。

受到美國婦女習慣將速食麵折碎放在杯子裏,再用開水沖泡的啟發,安藤又對速食麵進行了入境隨俗的靈活改革:把在美國生產的速食麵切得短些,將速食麵裝在一隻手就可以拿得住的杯子裏,便於用叉子將麵條放進嘴裏;美國人喜歡喝湯,因此麵條量減少一些,湯頭則改為美國人喜歡的牛肉或豬肉口味;紙杯商標完全用英文,速食麵的英文名字為Cup Noodle(杯麵)。

為打開銷售市場,安藤決定加強廣告宣傳。在洛杉磯外的一座小城一年一度的產業博覽會上,日清公司一面出售速食麵,一面表演食用方法,請觀眾當場品嘗。這樣的表演販賣方式獲得奇效,此後,一般飲食店開始紛紛出售速食麵,僅以洛杉磯為中心的南加利福尼亞,速食麵飲食店就已達到兩千多家。到一九七九年日清速食麵在美國的生產銷售額,已達四千五百萬美元(約新臺幣十三億五千萬元)。在美國的速食麵市場中,日清的產品約占一半。

一九五八年日清公司從加工水產品轉為製造速食麵時,只是大阪地方一座小工廠;現在,它已成為在日本擁有四座大工廠、九間子公司,在美國擁有兩座工廠,在中國、新加坡、巴西、德國都有相關企業的日清食品集團。僅速食麵一項,在日本的銷售額便已達一千億日元(約新臺幣三百六十一億元),占速食麵市場的百分之三十。

外國的投資者和記者常常問安藤百福:「日清成長的祕訣是什麼?」他的回答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企業家必須有挑戰精神,沒有這種精神,就不會研發出熱門商品;商品是活的,所以你必須滿足現代人的生活和嗜好,不斷進行研究開發。」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49#ph

0

有緣確是千里能相遇

Thursday, December 22nd, 2011

估不到我的blog內發的處女文章竟然不是那篇Hello World!而是這個發生在昨晚的故事:

話說我一個半月前搬到矽谷的聖荷西這裡來住在一個頗大的Apartment Complex,內裡有遊戲室及各種設施。我差不多每晚都會跑到遊戲室練習三味線和篠笛數小時才回家。直至昨天下午,當我打算跟平時一樣準備開始練習的時候有一位樣貌散發著一股東洋味的中年婦人向我走過來好奇地問我手上拿著的是什麼東東。經過一番交談之後,得知她原是一位韓國人丈夫還留在韓國工作。她們一年才相聚三次。她還很好客地邀請我改天到她家吃正宗韓國菜,她親自下廚。不久忽然問我今年多大和有沒有家室。我感覺有點差意之時,她說她有個女兒今年26歲單身還沒有男朋友堅持要帶她下來要給我介紹。我不好意思之下等她帶她的女兒下來。不過10分鐘左右她們母女二人一同到來。她的女兒是一位身形比較嬌小的年經姑娘但並沒有她媽媽那種強烈的東洋味。經介紹下發現原來女兒是中韓混血兒。我們其中有人提出一同去吃飯。在餐館等菜送來時,言談之間她慢慢的說因為她爸爸是中國人所以她有一半中國血統。這個都沒有什麼大不了。後來她又說據她的爸爸說,她們的祖先移居到韓國之前在宋朝時定居在中原地區。她還補充,用英文說出她其中一位祖先普通話拼音的名字﹣Yu Fei。雖然我的普通話比較爛,但我知道在宋朝只有一位傑出的人名叫阿飛而且他是一位民族英雄。除了岳飛還有誰?但奇怪的是為何她姓“李”呢?她說是她祖先搬到韓國後把姓改掉。雖把姓改掉但沒有忘本,沒有忘記她們的那位被萬世稱譽為民族英雄的岳飛!

那晚的“約會”確實有點特別。不是因為和她媽媽一同渡過的三人初次約會,而是緣份確實不可思議。有緣,相隔數千萬里也能和民族英雄的後人共處在同一個地方做鄰里;沒緣,距離我寫字枱四尺外的同事到目前為止也沒有機會跟他們說句Hi!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