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因果’

竇娥冤死後追殺貪官五百年

Monday, May 9th, 2016

《竇娥冤》是元朝劇作家關漢卿根據《列女傳》中的《東海孝婦》寫出的一曲名劇,寫竇娥被無賴誣陷,又被太守桃杌錯判斬刑的冤屈故事。

這是發生在元朝的一個真實的故事,由於對當時的社會震動很大,所以被載入了史記一樣嚴肅的《列女傳》里了。劇中有一齣感人至深的一幕,是竇娥在臨刑前對監斬官設誓三樁:(1)如是冤枉,則「刀過處頭落一腔熱血休半點兒沾在地下,都飛在白綾上者」;(2)如是冤枉,則「身死之後,天降三尺瑞雪,遮掩了竇娥屍首」;(3)如是冤枉,「從今以後,着這楚州亢早三年」,當時竇娥的誓言都得到了實現:血噴白綾、六月飛雪、楚地大旱三年。

中國畫《竇娥冤》

中國畫《竇娥冤》
(網絡圖片)

可是事情並沒有結束,正應了冤有頭債有主,當時太守桃杌是因為受了很大的賄賂才錯判這起冤案的,所以竇娥生生世世都沒有放過他。先是太守桃杌元朝時死後進入地獄受炮烙酷刑無數遍,明清兩代又托生成畜類被殺幾百遍,這些都離我們比較遙遠和模糊,而最有意思和驚醒世人的是,這起冤案一直延續到今天,竇娥對他的追殺也一直延續到至今,桃杌也終於在輪迴中得到了該得到的報應。

下面就是竇娥和當年的太守桃杌在今世輪迴報冤的故事!

家住洛杉磯的張女士,原藉是台灣台北市人,在張女士的家族中發生了非常奇異的事。張女士的父親、祖父、曾祖父都是三十六歲那天生日去世的,一直到上面五代,她們家裡所有的男性(老大)都沒辦法逃過三十六歲離開人間這樣一個悲慘的命運。而她們家裡的女性(老大)——她的大姑姑是三十四歲過生日去世的,姑婆也是三十四歲生日去世的。也就是說,她們家族中男性老大都會在三十六歲生日死去,而女性都會在三十四歲生日死去。這個情況,她的母親雖然一直知道,卻一直沒敢告訴她,生怕張女士知道了會承受不了這種打擊,因為張女士也是老大。

張女士三十三歲那一年,她已經有了三個兒子。就在她三十三歲那年五月份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又懷孕了,預產期是她三十四歲的生日。

張女士在懷這個孩子時有些很奇怪的現象:第一,難受得要去用身體撞牆。第二,懷孕害喜時,要讓先生和自己的三個兒子打她,才會覺得好受,並且要用很大勁打,當天晚上她才能熬過去。若是她先生和兒子不願意打她,她就跟他們翻臉。這是以前懷孕期間都沒有過的現象。其實她哪裡知道,她懷的這第四個孩子,就是前世的冤親債主──竇娥。

張女士的母親有個朋友是個出家人,當他去張女士的母親那裡見到她時,很驚異和嘆息,但也沒敢向她說明真相。

在懷孕六個月時,有一天張女士的母親想要吃銀絲卷。母親希望張女士會盡量去做,於是張女士就去台北市一家餐廳買,出門以後她搭上一輛公交車。上車之後,車上的人雖然都看見她一個孕婦挺着大肚子,卻沒有一個人願意讓位,甚至有的人把眼睛都閉起來了,裝作沒看見。

張女士一路上一直站着,忽然,車子撞到一個重物,緊急剎車,她也被撞倒了,被送往醫院。當天晚上,她感覺肚子非常痛,孩子就出生了。這時孩子只有六個月大,屬於早產兒,體形還非常小,但是可以看出是個非常漂亮的男孩子。醫生說,孩子出生過早,只能儘力而為,不一定能救得活,希望她不要報太大希望。

沒過多久醫院方告訴張女士她可以先回家,小孩要留在醫院裡繼續護理觀察。在小孩子滿月的那天晚上,她做了個惡夢,夢見小孩子拉着自己,自己也拉着他,忽然間自己的手鬆了,小孩子的臉就黑了。夢做到這裡她驚醒了,意識到這個夢是種不祥的預兆,就讓她先生打電話給醫院,詢問小孩子怎麼樣了。那時是凌晨三點鐘,先生本來不想打,但在她的一再堅持下還是打給醫院。

這時醫院正好打來電話,說小孩子在三點鐘已死了。張女士知道小孩子出事了,就開始哭泣。在那天早上大約六點多時,台中的那位出家人包車子到他們家來。一進門就對張女士的母親說:“恭喜你。”母親沉不住氣了,心想,孩子剛走,怎麼能說恭喜我?出家人說:“小孩是不是三點鐘走的?”她先生很驚奇,問:“您怎麼知道?”出家人這才道出原委。

原來,在昨天晚上大約12點的時候,小孩子來向出家人告別。小孩說:“我本來是要帶她(指張女士)走的,可是現在卻無法帶她走了。因為,第一,她對她媽媽真的很孝順,她媽媽要吃東西,她挺着大肚子還要去幫她媽媽買。而又碰到這樣一個車禍,讓我沒有力氣再留到她肚子里,我原本是打算在她34歲生日那天帶她走。”

出家人問:“你跟她到底有什麼仇恨?”

小孩說:“她累世的前生是一個貪官,判錯了案子,讓我冤死在監獄裡。我讓她從懷孕開始受的折磨,就是我在監獄裡受的折磨。讓她撞牆,讓孩子打她,就像監獄裡的酷刑。而現在,從她生下我以後,她家有個佛堂,我根本沒有辦法進到她家裡,還想拉拉她,沒拉動,就算了。我要到彰化一個地方去投胎了。”最後那個出家人說,他家族中的那些早亡者,也都是參與當時這樁冤案或接受賄賂的當事人!

這就是發生在現今人世上竇娥輪迴報冤的一則真實故事,由於當事人還活着,這裡只好隱去了她的名子。

諸位看官,你看了這則故事有什麼感想?人生在世其實並不像無神論宣傳的那樣,人死就如燈滅了,善與惡都記錄在因果報應里,所以諸惡莫做,諸善奉行,都應該是每個人應該遵循的道理吧!

來源:看中國

0

無賴呂四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滄州城南衛河畔上河涯有個無賴呂四,凶狠橫暴,什麼壞事鄙敢幹,人們怕他如同畏懼虎狼。一天傍晚時分,呂四和幾個流氓惡少在村外乘涼。這時忽然隱隱聽到雷聲,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呂四等人遠遠地看到好像有一位少婦跑進河邊的一座古廟中避雨。呂四對流氓惡少們說:「那個少婦可以姦淫。」當時已經入夜,天上陰雲黑暗。呂四等人闖入古廟中,堵住了那少婦的嘴。眾人一起七手八腳把少婦的衣服剝光,並輸番姦淫。這時閃電穿窗而進,藉著電光一閃,呂四發現那少婦似乎是自己的妻子,急忙罷手問少婦,果然不錯,是自己的妻子。呂四大怒,拉起被人糟蹋的妻子就想扔到河裡去,呂四妻子大哭著說:「你想姦淫別人之妻,結果使人姦淫了我!這是上天對你的報應啊!你難道還要殺我嗎?」呂四無話可說,急忙尋找妻子的衣褲,但衣服早已被風吹入河裡沖走了。呂四彷徨沮喪而沒有辦法,只好背著裸體的妻子回家。這時候,雲散月明,全村人見了無不譁然失笑,爭相上前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呂四對別人的詢問無以置答,後來竟然自己投河自盡。原來呂四的妻子本來是回娘家去了,約好一個月後才回來。不幸她娘家遭受火災,沒有屋子可以棲身,只好提前返回。但呂四不知這些情況,因而才遭受這場噩運。後來,呂四妻子夢見呂四對她說:「我生前罪孽深重,本該永遠打入地獄。但因為侍奉母親尚能恪盡孝道,陰間地府官員翻檢簿籍,才讓我轉為蛇身。我要轉世託生了。你的後夫不久就要來了,你要好好侍奉新公婆,陰曹地府的法律中不孝的罪很重,不要自己跳入陰曹地府的油鍋啊!」到了呂四妻子改嫁的那一天,屋角處有一條赤練蛇重頭下望,久久不肯離去。呂四妻子回想起前些日子的夢來,剛抬起頭想問個明白,忽然聽到門外的鼓樂聲,那赤練蛇在屋樑上跳躍翻騰三四次,然後奮然爬走了。
【研析】
古人言:「自作孽,不可活。」呂四作惡多端,最终既害了妻子,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可謂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但,呂四尚存羞恥之心,只要羞恥之心尚存,就還有一線希望。紀昀記敘此段故事,無非是勸人向善。
0

妻妾易位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我的曾伯祖父光吉公,康熙初年擔任鎮番守備。他說:有位李太學生的妻子經常虐待小妾,一發怒就命人剝下小老婆的下身衣服鞭打,幾乎沒有一天停止過。同里有一位老婦人,能夠到陰曹地府去,就是所謂「走無常」的人。這位者婦人規勸李太學的妻子說:「娘子您和這個小妾有前世的積怨。然而她應該償還您的不過是二百鞭子罷了。如今您的妒嫉心旺盛如烈火,鞭數早已超出她欠您的數目十幾倍,您反而又欠下她的怨債了。況且良家婦女受刑,即使是官府法律也不剝去下身的衣服。娘子您卻必定要使她裸露下體受辱。這樣做似乎是稱心痛快,但是卻冒犯了鬼神的禁忌!娘子與我情意深厚,我在陰曹地府偷偷看過生死簿,不敢不把這情況告訴您。」李太學妻子譏笑老婦人說:「死老婆子,想拿這些鬼話來嚇唬我,讓我去察祀尋求解脫,你好從中矇騙我的錢財啊!」就在這時經略莫洛遭到陝西提督王輔臣叛亂而被殺,亂黨紛紛起來響應。李太學死於兵亂,那小妾被副將韓將軍得到。韓將軍喜愛她的聰明智慧,寵愛之情高出其他姬妾。韓將軍沒有正妻,於是家政事宜便操控在這位小妾手中。李太學的妻子被叛軍所擄掠,叛軍破敗後被官軍俘虜,朝廷分別賞賜將士,恰巧把李妻賞給了韓將軍。小妾把她留下作奴婢,讓她跪在堂前訓斥說:「你如能聽我的使唤,每天早晨起床後,先跪在梳妝臺前,自己脫掉下身衣服,趴在地上接受五下鞭子,然後供使唤幹活,這樣就饒了你的命。否則,你是賊黨的妻室,殺了你也不被禁止,當一寸一寸地碎割了你去餵豬狗!」李太學妻子貪生怕死,失去志氣,磕頭表示願意遵命照辦。然而小妾不想讓李妻立刻就死去,鞭打她時不很凶狠,只是讓她知道痛楚而已。 過了一年多,李妻因為其他疾病死去。計算她所挨的鞭打數,恰好和她當年打小妾的數目相等。這個婦人活得真是麻木遲鈍而沒有骨氣啊!連鬼神也忌恨這種人,暗中剝奪了她的魂魄。這件事韓將軍自己不隱諱,並且擧出這件事來說明因果報應,因此人們知道這件事的詳細情況。韓將軍又說:這還是仇人之間明顯調换位置的例子。明朝末年,我曾經遊歷於湖北襄陽、河南南陽之間,和術士張鴛湖同住在一間屋裡。張鴛湖熟知寓所主人妻子虐待小妾太過分,心中積下不平之氣,暗中對我說:「道家有借换形體之法。凡是修煉沒有成功,氣血已經衰竭的人,不能恢復他的丹田之氣,就借用一個強壯旺盛的軀體,乘他熟睡之機,同他互相調換。我曾經學過這種法術,姑且試一試。」第二天,那家人忽然聽見主人的妻子在小妾的房裡說話,而小妾在妻子的房裡說話。等她們走出門來,則用妻子聲音說話的是小妾,用小妾聲音說話的卻是妻子。小妾具有了妻子的身軀,只是默默地坐著。妻子具有小妾的軀體,很不甘心,便與小妾便相互爭吵起來,親戚和族人無法判別裁決,只能告到官府。官老爺怒斥此事妖異荒誕,把主人打了一頓板子,驅逐出衙門。大家都無可奈何沒有辦法。然而根據形體而論,妻子之身確實是小妾。因為她不在妻子的位子上,所以便不能行使正妻的威風,後來這戶人家的妻子與小妾竟然分宅各自居住直到去世。這件事尤其奇特。
【研析】滄海桑田,人事變遷,居人上者一旦居於人下,親身感受其滋味,自然會百感交集。因此古人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也就是儒家常說的一個「恕」字。如果世人都能以「恕」字待人,那麼世上能夠減少多少是非恩怨啊!
0

喑鬼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舉人王金英說:江寧有位書生 , 住宿在某宮宦人家廢棄的花園裡 ° 一天夜捚 , 月光明亮 , 書生發現有一位年輕豔麗的女子在窗戶外偷看。書生心裡明白這時候出現在窗外的女子不是鬼魅就是狐仙。但是,書生新  喜愛這個女子姣好美麗,也不感到畏懼恐怖,便招呼她進屋裡來,那女子就溫柔多情地主動投向他。然而女子始終不發一言,書生問她也一概不答;只是含笑默默,流目送盼而已。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書生依然不知道她閉口不言的緣故。有一天,書生拉著她追問,她於是取筆寫字說:「我本來是前明朝某翰林的一位侍姬,不幸年少夭折。因為我平生巧於進讒言陷害他人,使得一門骨肉同胞如同水火不能相容。陰曹地府便對我施加懲處,罰我變成了啞鬼,我沉淪地下至今已經有二百多年了。您如果能夠為我抄寫十部《金剛經》,我便可以依仗佛祖的力量,超度救拔於苦海之中,我將世世代代感念您的大恩大德。」書生就按照她的乞求動手抄寫《金剛經》。書生抄完十部《金剛經》的那天,女鬼來到書生這裡拜了又拜,仍舊取筆寫字說:「憑藉《金剛經》的神力,得以懺悔前生的罪過,我已經脫離了鬼界。然而,因為我前生罪孽深重,僅僅能夠帶著業障前往投生。我還必須做三世的啞巴女人,才能夠說話。」

【研析】
因果報應思想在中國民間根深蒂固。如俗語常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是一種因果報應。有因就有果,因果不能分離。沒有無因的果,也沒有無果的因,佛教作如是說。 這種思想有其積極的一面,即人們如果不希望遭到報應,就要多行善,不作惡。但這種道德的自律只能告誡普通人,對於真正的惡人是並無用處的。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