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康熙’

妻妾易位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我的曾伯祖父光吉公,康熙初年擔任鎮番守備。他說:有位李太學生的妻子經常虐待小妾,一發怒就命人剝下小老婆的下身衣服鞭打,幾乎沒有一天停止過。同里有一位老婦人,能夠到陰曹地府去,就是所謂「走無常」的人。這位者婦人規勸李太學的妻子說:「娘子您和這個小妾有前世的積怨。然而她應該償還您的不過是二百鞭子罷了。如今您的妒嫉心旺盛如烈火,鞭數早已超出她欠您的數目十幾倍,您反而又欠下她的怨債了。況且良家婦女受刑,即使是官府法律也不剝去下身的衣服。娘子您卻必定要使她裸露下體受辱。這樣做似乎是稱心痛快,但是卻冒犯了鬼神的禁忌!娘子與我情意深厚,我在陰曹地府偷偷看過生死簿,不敢不把這情況告訴您。」李太學妻子譏笑老婦人說:「死老婆子,想拿這些鬼話來嚇唬我,讓我去察祀尋求解脫,你好從中矇騙我的錢財啊!」就在這時經略莫洛遭到陝西提督王輔臣叛亂而被殺,亂黨紛紛起來響應。李太學死於兵亂,那小妾被副將韓將軍得到。韓將軍喜愛她的聰明智慧,寵愛之情高出其他姬妾。韓將軍沒有正妻,於是家政事宜便操控在這位小妾手中。李太學的妻子被叛軍所擄掠,叛軍破敗後被官軍俘虜,朝廷分別賞賜將士,恰巧把李妻賞給了韓將軍。小妾把她留下作奴婢,讓她跪在堂前訓斥說:「你如能聽我的使唤,每天早晨起床後,先跪在梳妝臺前,自己脫掉下身衣服,趴在地上接受五下鞭子,然後供使唤幹活,這樣就饒了你的命。否則,你是賊黨的妻室,殺了你也不被禁止,當一寸一寸地碎割了你去餵豬狗!」李太學妻子貪生怕死,失去志氣,磕頭表示願意遵命照辦。然而小妾不想讓李妻立刻就死去,鞭打她時不很凶狠,只是讓她知道痛楚而已。 過了一年多,李妻因為其他疾病死去。計算她所挨的鞭打數,恰好和她當年打小妾的數目相等。這個婦人活得真是麻木遲鈍而沒有骨氣啊!連鬼神也忌恨這種人,暗中剝奪了她的魂魄。這件事韓將軍自己不隱諱,並且擧出這件事來說明因果報應,因此人們知道這件事的詳細情況。韓將軍又說:這還是仇人之間明顯調换位置的例子。明朝末年,我曾經遊歷於湖北襄陽、河南南陽之間,和術士張鴛湖同住在一間屋裡。張鴛湖熟知寓所主人妻子虐待小妾太過分,心中積下不平之氣,暗中對我說:「道家有借换形體之法。凡是修煉沒有成功,氣血已經衰竭的人,不能恢復他的丹田之氣,就借用一個強壯旺盛的軀體,乘他熟睡之機,同他互相調換。我曾經學過這種法術,姑且試一試。」第二天,那家人忽然聽見主人的妻子在小妾的房裡說話,而小妾在妻子的房裡說話。等她們走出門來,則用妻子聲音說話的是小妾,用小妾聲音說話的卻是妻子。小妾具有了妻子的身軀,只是默默地坐著。妻子具有小妾的軀體,很不甘心,便與小妾便相互爭吵起來,親戚和族人無法判別裁決,只能告到官府。官老爺怒斥此事妖異荒誕,把主人打了一頓板子,驅逐出衙門。大家都無可奈何沒有辦法。然而根據形體而論,妻子之身確實是小妾。因為她不在妻子的位子上,所以便不能行使正妻的威風,後來這戶人家的妻子與小妾竟然分宅各自居住直到去世。這件事尤其奇特。
【研析】滄海桑田,人事變遷,居人上者一旦居於人下,親身感受其滋味,自然會百感交集。因此古人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也就是儒家常說的一個「恕」字。如果世人都能以「恕」字待人,那麼世上能夠減少多少是非恩怨啊!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