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日本人’

日本人的崇高精神性

Tuesday, December 22nd, 2015

日本人為什麼可以累積出高度的製造技能?這當中深刻地反映出日本人虔誠而崇高的精神性。舉例來說,在傳統工 藝的世界裏,工匠們會在工作之前淨身,像刀匠一樣,著一身白色裝束。這是因為工匠們認為,製造東西是一種神聖的行為,因此,在製造東西時必須淨化自己的身體,同時淨化靈魂,此外,也必須透過這樣的行為,將魂魄注入製造的東西當中。

其根本精神在於日本固有的世界觀「物心如一」,認為物品和心靈是合而為一,不像西洋的二元論發想,把物質和精神分別開來思考。

也就是說,不將物質和精神定位為個別的存在,在製造的領域裏,不追求合理性與效率。把物質和精神視為不可分的存在,在製造的範疇裏,也極端重視「心靈的作用」。一言以蔽之,製造的東西徹底扮演其角色,或者,用來製造東西的道具,徹底地融入所製造的東西當中。

譬如,製造日本刀時,僅是燒熔鍛好的鋼,也需要有強大的集中力。如果沒有達到「把自己融入鑄鋼」中,兩者成為一體,「物心如一」的境界,工程就不算成功。這一切都來自日本人虔誠而崇高的精神性。

以前我在製造現場負責第一線的指揮工作時,經常問部屬:「你們聽得到機械在哭泣的聲音嗎?」除非把製造設備擬人化,讓自己和對象一體化,投入工作到可以聽到設備發出的聲音,否則就無法製造出嶄新的高品質製品。

京瓷還只是中小企業時,我們的陶瓷技術獲得認可,拿到了天下無敵的IBM陶瓷基板(電子線路板)的大訂單,那是他們要使用於下一期戰略商品的重要零件。客戶要求的規格極為嚴格,我們遲遲做不出對方想要的尺寸和精密度。於是我住進位於滋賀縣的工廠,負責開發量產的指揮工作。

某天深夜,我正在巡視現場。一個年輕員工嘗試了許多次,燒製爐內卻始終無法達到一定的溫度,燒製出來的尺寸總是出現微小差異,他因此意志消沈。

我問他:「你向神明祈求過了嗎?你是否祈求神明,請祂讓你順利燒製成功?」我要求他的是,在最後關頭,投入所有的精神和魂魄,不斷努力,且在創意上下功夫,直到只剩向神明祈求一條路可走的程度。

「向神明祈求?向神明祈求嗎?」一再反芻這句話的員工點點頭,說,「我明白了,我從頭再試試看。」隨即再投入作業當中,這一次,他終於克服了難題。

我們必須滿懷誠心,投注所有心神和精力,把自身的心情轉移到機械或製品當中,直到可以聽到「機械哭泣的聲音」或「製品哭泣的聲音」為止。然 後和機械及製品合而為一,累積最大極限的努力,不斷地發揮創意。如此一來,我們才能向製造之神祈求「請讓我進行順利」,也才能做出優秀的製品。

這種聆聽「機械的聲音」、「製品的聲音」,還有足以「向神祈求」的真心投入的心態,目前仍然被當成京瓷製造產品的原點教義,在製造現場傳承著。

 

文/稻盛和夫;譯/陳惠莉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10#ph

0

速食麵的由來

Monday, December 21st, 2015

關於速食麵,有這樣一則笑話:話說麵條和饅頭不知何故打起架來,麵條仗著自己身高腳長,把饅頭踢得鼻青臉腫。饅頭嚥不下這口氣,回去搬來豆沙包、麻花等兄弟,回頭找麵條算帳。饅頭兄弟在路上遇到了速食麵,於是對它一陣亂打,一邊打還一邊說:「別以為你燙了頭髮,我就不認識你了。」就是這個在形象上像「燙了頭髮的麵條」的速食麵,成為二十世紀最偉大的發明之一。

一九五八年八月,華裔日人安藤百福成功地發明了世界上第一碗速食麵──雞肉速食麵。它在市場上一露面,便被迅速搶購一空。小小的「燙頭」處理,既保留了人們對自製食品口味和熱度的依戀,又滿足了緊張生活節奏下的需求,成為風靡全球的食品。安藤百福創造了至今擁有兩千五百億日元(約新臺幣九百萬元)市場的巨大產業,據統計,全世界每年大約要消費一百二十億碗速食麵。

一九五五年,安藤百福在大阪經營一家以加工、販賣食品為主的公司──三喜殖產。當時,日本政府採取從美國大量進口小麥的政策,為了刺激麵粉使用量,極力提倡公眾消費麵包。安藤百福作為食品的經營者,對這一切當然瞭若指掌,也知道麵粉比較容易搞到手,但依照他的想法是不願意加工麵包的。一個念頭總在他的腦海裏打轉:用麵粉做別的食品,不是也可以嗎?

每天回家的路上,安藤百福總會在池田車站看到許多人擠在拉麵鋪前。這啟發了他的靈感:麵條一定有銷路。

在日本,原本就有販售乾麵條,但它的缺點是需要用開水煮二十多分鐘才能吃,而且還得準備調味料。安藤百福要做的,並不是一般的麵條。他要生產一種容易保存,而且只要開水一沖就可以吃的麵條。儘管公司對他的想法反應冷淡,但安藤百福並沒有因此退卻。他在自己池田的住宅中搭起一座簡易的工作棚,買了一臺製麵機,一個人開始試製工作。

要做成用開水一沖就能吃的麵條,就必須在麵條裏加上調料。一開始,安藤百福在和麵的時候倒進一些肉湯。他覺得,只要把它軋成麵條,蒸熟、烘乾就算成功了。然而,從製麵機裏出來的,不是一根根的麵條,而是一堆堆麵團。

軋不成麵條,是否因為麵粉的黏性不夠?於是安藤百福在和麵時,又加了些雞蛋進去。但結果還是失敗。是不是因為肉湯裏的肉末顆粒太大了?於是,他又把肉湯過濾一番,再倒進麵粉裏,仍然沒有成功。經過反覆試驗,安藤百福放棄了加肉湯和麵的做法,決定另外添加調料。他把麵粉製成普通的麵條,蒸熟後再浸到醬湯裏,使它帶點鹹味。從軋麵到加味,試驗終於成功了。

接著,就是要把麵條烘乾,而且乾燥法不但要利於保存,同時也要易於烹調,食用時用開水一泡就能變軟。他想利用太陽曬乾麵條,也曾想用熱風吹乾麵條。但是,這兩種辦法都太費時,不適於工廠的大規模生產。他想來想去,想出了用油炸的辦法。這樣不僅可以把麵條炸乾,而且,油炸後麵條上也會出現許多細孔,在熱水浸泡時達到很好的吸水作用,使麵條快速變軟。同時,由於加了油,麵條的味道也就更好。

然而,問題又接踵而至:為了調味把麵條浸在醬湯中,會使麵條表面多少有些溶解,再用油一炸,溶解的部分就彷彿黏接劑,使麵條相黏在一起,即使用開水沖開,麵條也成了麵團。不得已之下,安藤百福便先用熱風吹乾浸過醬湯的麵條表面,然後再用油炸。但炸乾後撈出來,麵條卻會蓬鬆起來。後來,他又藉由把麵條先放在模具,然後用油炸的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不知不覺,安藤百福著手研製速食麵已經三年。一九五八年八月,他研製的第一批速食麵──雞肉速食麵終於上市了。同年底,安藤百福把公司改名為「日清食品」,正式開始生產、銷售速食麵。起初,批發商們把雞肉速食麵視為時髦的「新鮮貨」,對它敬而遠之。但它很快被當時創立的超級市場──顧客以家庭主婦為主的大榮百貨當成熱門商品。到一九五九年四月,就已經出售了一千三百萬份。

日清的雞肉速食麵出乎意料地暢銷,促使日本各地的麵條製造業者先後行動起來。東京都的明星食品公司,研製出另外添加調味料式的速食麵,到一九六二年,其銷售量就突破了十億大關。儘管如此,日清的加味式雞肉速食麵的銷售量依然獨占鼇頭。

安藤百福滿懷信心,認為「只有不需要烹調的加味麵條,才是最好的食品。」然而到了一九六三年,明星食品公司的速食麵突飛猛進,某些月份的銷售量甚至超越了日清。這時,安藤百福再也不敢輕視外添調料方式了。他命令研製所的田中達郎等人研製外添調料型速食麵。

以當時日清的技術水準而言,製作外添調料型速食麵並沒有多大困難。但是有一個問題──從油炸到裝進食品袋的過程中,很多麵條被折碎了。如何處理這些碎麵條呢?用帶有鹹味的雞肉速食麵碎屑當做下酒的小菜倒是挺可口的,於是日清食品公司便把它當作一種商品出售,銷路也不錯。而田中達郎的研究課題,便是要為碎麵條開闢新用途。

有一天,田中達郎正在用鍋煮無味的碎麵條,剛好有人來找他洽談工作。田中達郎一時粗心大意,忘了關火。談話結束後,他回到實驗室一看,鍋中已經沒有了水分,但麵條還沒完全燒糊。他捏了幾根麵條放到嘴裏。「咦?這不是和街上賣的炒蕎麥麵差不多嗎?」於是,他又拿了一些碎麵條,放到鍋裏,一直煮到水分完全蒸發為止。他又在麵條上澆了些調料,切些高麗菜絲放進去,吃起來味道特別好。田中達郎由此發現,把無味道的碎麵條煮熟後再炒乾,就成了近似於炒蕎麥麵的食品。

這個時期,安藤百福和田中達郎兩人每天上班前一小時,都要進行一次類似啟發思路的會議。儘管公司幾乎沒有人贊成生產、出售這種速食炒麵,但田中達郎的想法還是得到安藤百福的支持。一九六三年七月,三十萬份速食炒麵運到了關西地區上市,不到三天就被搶購一空。訂單如雪片似地飛來,速食炒麵終於和雞肉速食麵一樣,成為日清食品公司的主力商品。

一九六六年,安藤百福到美、英、法等歐美國家考察。其目的在於確定是否有向海外大規模出口速食麵的可能性。

基於美國人平時肉食過多,很多人因身體肥胖希望減肥,而低卡路里的速食麵正適合美國年輕人和婦女的需要,於是安藤百福決定將美國當作速食麵進軍西方市場的前哨站。

一九七○年七月,日清的第一家海外速食麵工廠在美國洛杉磯動工興建。當時,日本的同業都認為日清的行動過於魯莽和冒險,譏笑安藤是瘋子。安藤百福卻不以為然。他認為,美國是速食品的發源地,人們有食用速食品的習慣。而東方的麵條有西方食品沒有的優點,只要能做到可口、價廉、方便、衛生、易保存,那麼日本速食麵也可以打進美國市場。

受到美國婦女習慣將速食麵折碎放在杯子裏,再用開水沖泡的啟發,安藤又對速食麵進行了入境隨俗的靈活改革:把在美國生產的速食麵切得短些,將速食麵裝在一隻手就可以拿得住的杯子裏,便於用叉子將麵條放進嘴裏;美國人喜歡喝湯,因此麵條量減少一些,湯頭則改為美國人喜歡的牛肉或豬肉口味;紙杯商標完全用英文,速食麵的英文名字為Cup Noodle(杯麵)。

為打開銷售市場,安藤決定加強廣告宣傳。在洛杉磯外的一座小城一年一度的產業博覽會上,日清公司一面出售速食麵,一面表演食用方法,請觀眾當場品嘗。這樣的表演販賣方式獲得奇效,此後,一般飲食店開始紛紛出售速食麵,僅以洛杉磯為中心的南加利福尼亞,速食麵飲食店就已達到兩千多家。到一九七九年日清速食麵在美國的生產銷售額,已達四千五百萬美元(約新臺幣十三億五千萬元)。在美國的速食麵市場中,日清的產品約占一半。

一九五八年日清公司從加工水產品轉為製造速食麵時,只是大阪地方一座小工廠;現在,它已成為在日本擁有四座大工廠、九間子公司,在美國擁有兩座工廠,在中國、新加坡、巴西、德國都有相關企業的日清食品集團。僅速食麵一項,在日本的銷售額便已達一千億日元(約新臺幣三百六十一億元),占速食麵市場的百分之三十。

外國的投資者和記者常常問安藤百福:「日清成長的祕訣是什麼?」他的回答給了我們很好的啟示:「企業家必須有挑戰精神,沒有這種精神,就不會研發出熱門商品;商品是活的,所以你必須滿足現代人的生活和嗜好,不斷進行研究開發。」

來源:http://paper.udn.com/papers.php?pname=POE0022&page=49#ph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