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狐狸精’

狐緣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獻縣周姓人家有個僕人名叫周虎,被狐仙所迷惑。二十多年來,他們就像夫妻一樣過著和諧美滿的生活。狐仙曾對周虎說:「我修煉人形已經有四百多年了。在前世的生活中,我和你有注定的緣分應當補償,一天不能補滿,我就一天不能升天。等緣分一盡,我就要離閧你了。」有一天,狐仙一會兒高興喜悅,一會兒又傷心流淚,對周虎說:「這個月的十九日,我們倆的緣分就盡了,應當分別。我已經給你相中了一個女子,你可以去下聘禮,把婚事定下來。」狐仙於是取出白銀交給周虎,讓他去準備聘禮。此後的日子裡,狐仙和周虎的感情更勝於往常,更加纏綿親熱,兩人常常形影不離。到了十五日,狐仙早晨起來突然說要與周虎告別。周虎責怪她把分別日期提前了。狐仙流著淚說:「前世注定的緣分一天都不可以減少,也一天都不可以增加。唯獨緣分了結的時間早晚,可以隨個人的心願罷了。我留下我們兩人這三天的緣分,是為了日後能有再次相見的機會!」過了幾年,狐仙果然再次來到周虎面前,兩人歡聚了二天,狐仙告辭而去。臨行之際,狐仙泣不成聲地說:「從此以後,我和你就永別了!」陳德音先生說:「這位狐仙善於留有自己緣分的餘地,對於珍惜幸福的人來講,是應當這麼做的。」劉季箴先生卻說:「一天之後終究還是一別,又何必暫留下這三天呢?這位狐仙雖然修煉了四百多年,但她依然眷戀兒女私情,還是做不到懸崖撒手、斷然了斷的地步。為人處事,不應當如此纏綿寡斷。」我認為兩位先生說的話,各自說明了一方面的道理,可以說是各有其獨到之處。
【研析】
人世間,見異思遷者有之,攀龍附鳳者有之;當然,也有一往情深者,也有患難與共者等等。紀昀此處講述了一個狐仙與人的真實愛情故事,不難看出,紀昀對此是深懷同情的。人與狐尚且如此,人與人則不更應互相珍惜,攜手偕老。
0

託狐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有一位賣花的老婦人說:京城裡有所住宅靠近一個荒廢的菜園子。菜園子裡本來就有許多狐狸。有一個漂亮的婦人夜裡翻過矮牆同鄰家少年親眤偷情,因為害怕事情洩漏,起初假託姓名。後來兩人歡愛漸深,料想不會拋棄她,於是就冒充是菜園子裡的狐女。少年喜歡她的美色,也不疑心拒絕。過了很久,這個婦人家的屋子上忽然有瓦片擲下來,並聽到罵聲說:「我住在菜園子裡很久了,小孩子們戲耍拋磚頭擲石塊,驚動鄰里鄉親的情況,或許是有的,卻實在沒有做過淫蕩蠱惑人的事情,你為什麼要誣衊我?」這個婦人與少年相愛的事情才洩露出來。真奇怪啊!狐狸精媚惑人時常常假託是人,這個婦人竟假託是狐狸精。人們將善於媚惑他人的人比作狐狸精,而這個狐狸精竟然比人還要貞潔。
【研析】
少年男女歡愛偷情,本是人之常情。這個狐仙既然不能成人之好,也不要從中作梗,破壞人家的美好愛情。看來此狐不解風情,與蒲松齡筆下的狐怪相比,少了些人世間的情感,多了些道學家的陳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