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禮法’

無賴呂四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滄州城南衛河畔上河涯有個無賴呂四,凶狠橫暴,什麼壞事鄙敢幹,人們怕他如同畏懼虎狼。一天傍晚時分,呂四和幾個流氓惡少在村外乘涼。這時忽然隱隱聽到雷聲,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呂四等人遠遠地看到好像有一位少婦跑進河邊的一座古廟中避雨。呂四對流氓惡少們說:「那個少婦可以姦淫。」當時已經入夜,天上陰雲黑暗。呂四等人闖入古廟中,堵住了那少婦的嘴。眾人一起七手八腳把少婦的衣服剝光,並輸番姦淫。這時閃電穿窗而進,藉著電光一閃,呂四發現那少婦似乎是自己的妻子,急忙罷手問少婦,果然不錯,是自己的妻子。呂四大怒,拉起被人糟蹋的妻子就想扔到河裡去,呂四妻子大哭著說:「你想姦淫別人之妻,結果使人姦淫了我!這是上天對你的報應啊!你難道還要殺我嗎?」呂四無話可說,急忙尋找妻子的衣褲,但衣服早已被風吹入河裡沖走了。呂四彷徨沮喪而沒有辦法,只好背著裸體的妻子回家。這時候,雲散月明,全村人見了無不譁然失笑,爭相上前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呂四對別人的詢問無以置答,後來竟然自己投河自盡。原來呂四的妻子本來是回娘家去了,約好一個月後才回來。不幸她娘家遭受火災,沒有屋子可以棲身,只好提前返回。但呂四不知這些情況,因而才遭受這場噩運。後來,呂四妻子夢見呂四對她說:「我生前罪孽深重,本該永遠打入地獄。但因為侍奉母親尚能恪盡孝道,陰間地府官員翻檢簿籍,才讓我轉為蛇身。我要轉世託生了。你的後夫不久就要來了,你要好好侍奉新公婆,陰曹地府的法律中不孝的罪很重,不要自己跳入陰曹地府的油鍋啊!」到了呂四妻子改嫁的那一天,屋角處有一條赤練蛇重頭下望,久久不肯離去。呂四妻子回想起前些日子的夢來,剛抬起頭想問個明白,忽然聽到門外的鼓樂聲,那赤練蛇在屋樑上跳躍翻騰三四次,然後奮然爬走了。
【研析】
古人言:「自作孽,不可活。」呂四作惡多端,最终既害了妻子,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可謂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但,呂四尚存羞恥之心,只要羞恥之心尚存,就還有一線希望。紀昀記敘此段故事,無非是勸人向善。
0

韓生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獻縣有位者儒韓生,性格剛強正直,他的一舉一動必然遵照禮法的規定,所以全鄉人都推舉他為祭酒。有一天,這位韓老先生得了寒邪侵襲的疾病,昏昏沉沉、神志不清之時,看見一名小鬼站立在自己面前,說:「城隍神來傳喚你了。」韓者先生想自己氣數已盡應當死了,抗拒也沒有益處,於是跟著小鬼前去。到了一處官衙,神查看了生死簿冊,說:「因為姓相同而抓錯了。」打了那小鬼二十板子,讓他把韓老先生送回家去。韓老先生内心憤憤不平,上前質問說:「人命至關重要,神為什麼派糊裡糊塗的鬼,以致有錯抓的事情發生呢?倘若沒有查看出來,豈不是枉死了嗎?神鬼的聰明正直難道就是這樣的嗎!」神笑著說:「聽說你倔強,現在看來果然如此。要知道天時運行也不可能沒有歲差,何況是鬼神呢!錯誤了而能夠立刻覺察,這就叫聰明;覺察了而不曲為袒護,這就叫正直,你哪裡能夠明白這層道理呢。考慮到你的言行沒有什麼過失汙點,姑且寬恕你,以後不要再像這樣急躁狂妄了。」韓老先生忽然蘇醒過來。韓章美講了上述故事。
【研析】
韓生剛直而不懼神鬼,對神鬼犯錯也敢於責問。神鬼則巧於辯解,但所說也不無道理。古人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是聖賢,也有過失之時。有過失並不可怕,只要能及時覺察,及時糾正,不曲為袒護,聰明正直也就在其中了。如果人們都能真正做到這樣,世上的紛爭糾葛就能大大減少了。
0

農家少婦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青縣有位農家少婦,性格輕佻,跟随著丈夫幹農活,兩人形影不離。夫妻兩人經常相互嬉笑,不避忌外人,有時夏天夜裡一起睡在瓜園中。人們都鄙薄她的輕薄放蕩。但是這位農家少婦對別人則臉色就像冰冷的鐵。有人私底下挑逗她,必定遭到她的嚴厲拒絕。後來這位農家少婦碰到劫匪強盗,身上被刺了七刀,但嘴裡還在斥駡,最終沒有被玷汙而死。人們又都驚歎她的貞潔和剛烈。老儒劉君琢說:「這就是所謂品質美而沒有教養的人啊!她只知道忠實於夫妻之情,所以誓死沒有二心。只是不懂得禮法,所以把夫妻情欲的感念,表現在自己的儀態容貌上;把夫妻間親眤的情私,表現在自己的行為舉止中。」辛彤甫先生說:「程子說過,凡是躲避嫌疑的,都是他們內心不充實、有所不足。這個女人心裡沒有別的想法,所以能正大光明地直接去做而從不懷疑自己。這就是她所以能夠以死守節的緣故。那些喜歡標舉自己、道貌岸然唱高調的人,我見得多了。」先父姚安公說:「劉先生的觀點是公正的論斷,辛先生所說的話未免過激。」後來這位農家少婦的丈夫夜裡看守豆田,單獨住宿在草屋裡,忽然看見妻子到來,夫妻歡愛如同平時。這位少婦對丈夫說:「陰間地府官員因為我貞潔剛烈,判我來世考取舉人,官居縣令。我因為思念您而不想去,所以請求辭去官位倖祿做一個遊鬼野魂,可以長久跟隨您。陰間地府的官員憐憫我,已經允許了。」那位少婦的丈夫為此感動得哭泣,發誓不再另找配偶。從此,這位農家少婦白天隱藏起來,晚上就來與丈夫相會,這樣長達幾乎二十年。村裡的兒童有時也能暗中看到。這是康熙末年的事,先父姚安公能夠舉出他們的姓名和住址,現在我已經忘記了。
【研析】
這位農家少婦對愛情的執著追求令人感動。夫妻情深,不管是天上人間,還是幽明之間都不能將他們隔斷。無怪乎連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老先生都讚許這位農家少婦的品質美,是「中無他腸」。如果聯想到這位農家少婦生活的時代正是程朱理學盛行之時,這位農家少婦能不掩飾自己對愛情的真情實感,率性直行,無疑是一曲愛情的讚歌。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