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閱微草堂筆記’

狐緣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獻縣周姓人家有個僕人名叫周虎,被狐仙所迷惑。二十多年來,他們就像夫妻一樣過著和諧美滿的生活。狐仙曾對周虎說:「我修煉人形已經有四百多年了。在前世的生活中,我和你有注定的緣分應當補償,一天不能補滿,我就一天不能升天。等緣分一盡,我就要離閧你了。」有一天,狐仙一會兒高興喜悅,一會兒又傷心流淚,對周虎說:「這個月的十九日,我們倆的緣分就盡了,應當分別。我已經給你相中了一個女子,你可以去下聘禮,把婚事定下來。」狐仙於是取出白銀交給周虎,讓他去準備聘禮。此後的日子裡,狐仙和周虎的感情更勝於往常,更加纏綿親熱,兩人常常形影不離。到了十五日,狐仙早晨起來突然說要與周虎告別。周虎責怪她把分別日期提前了。狐仙流著淚說:「前世注定的緣分一天都不可以減少,也一天都不可以增加。唯獨緣分了結的時間早晚,可以隨個人的心願罷了。我留下我們兩人這三天的緣分,是為了日後能有再次相見的機會!」過了幾年,狐仙果然再次來到周虎面前,兩人歡聚了二天,狐仙告辭而去。臨行之際,狐仙泣不成聲地說:「從此以後,我和你就永別了!」陳德音先生說:「這位狐仙善於留有自己緣分的餘地,對於珍惜幸福的人來講,是應當這麼做的。」劉季箴先生卻說:「一天之後終究還是一別,又何必暫留下這三天呢?這位狐仙雖然修煉了四百多年,但她依然眷戀兒女私情,還是做不到懸崖撒手、斷然了斷的地步。為人處事,不應當如此纏綿寡斷。」我認為兩位先生說的話,各自說明了一方面的道理,可以說是各有其獨到之處。
【研析】
人世間,見異思遷者有之,攀龍附鳳者有之;當然,也有一往情深者,也有患難與共者等等。紀昀此處講述了一個狐仙與人的真實愛情故事,不難看出,紀昀對此是深懷同情的。人與狐尚且如此,人與人則不更應互相珍惜,攜手偕老。
0

無賴呂四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滄州城南衛河畔上河涯有個無賴呂四,凶狠橫暴,什麼壞事鄙敢幹,人們怕他如同畏懼虎狼。一天傍晚時分,呂四和幾個流氓惡少在村外乘涼。這時忽然隱隱聽到雷聲,一場暴風雨即將來臨。呂四等人遠遠地看到好像有一位少婦跑進河邊的一座古廟中避雨。呂四對流氓惡少們說:「那個少婦可以姦淫。」當時已經入夜,天上陰雲黑暗。呂四等人闖入古廟中,堵住了那少婦的嘴。眾人一起七手八腳把少婦的衣服剝光,並輸番姦淫。這時閃電穿窗而進,藉著電光一閃,呂四發現那少婦似乎是自己的妻子,急忙罷手問少婦,果然不錯,是自己的妻子。呂四大怒,拉起被人糟蹋的妻子就想扔到河裡去,呂四妻子大哭著說:「你想姦淫別人之妻,結果使人姦淫了我!這是上天對你的報應啊!你難道還要殺我嗎?」呂四無話可說,急忙尋找妻子的衣褲,但衣服早已被風吹入河裡沖走了。呂四彷徨沮喪而沒有辦法,只好背著裸體的妻子回家。這時候,雲散月明,全村人見了無不譁然失笑,爭相上前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呂四對別人的詢問無以置答,後來竟然自己投河自盡。原來呂四的妻子本來是回娘家去了,約好一個月後才回來。不幸她娘家遭受火災,沒有屋子可以棲身,只好提前返回。但呂四不知這些情況,因而才遭受這場噩運。後來,呂四妻子夢見呂四對她說:「我生前罪孽深重,本該永遠打入地獄。但因為侍奉母親尚能恪盡孝道,陰間地府官員翻檢簿籍,才讓我轉為蛇身。我要轉世託生了。你的後夫不久就要來了,你要好好侍奉新公婆,陰曹地府的法律中不孝的罪很重,不要自己跳入陰曹地府的油鍋啊!」到了呂四妻子改嫁的那一天,屋角處有一條赤練蛇重頭下望,久久不肯離去。呂四妻子回想起前些日子的夢來,剛抬起頭想問個明白,忽然聽到門外的鼓樂聲,那赤練蛇在屋樑上跳躍翻騰三四次,然後奮然爬走了。
【研析】
古人言:「自作孽,不可活。」呂四作惡多端,最终既害了妻子,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可謂是天網恢恢,疏而不漏。但,呂四尚存羞恥之心,只要羞恥之心尚存,就還有一線希望。紀昀記敘此段故事,無非是勸人向善。
0

韓生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獻縣有位者儒韓生,性格剛強正直,他的一舉一動必然遵照禮法的規定,所以全鄉人都推舉他為祭酒。有一天,這位韓老先生得了寒邪侵襲的疾病,昏昏沉沉、神志不清之時,看見一名小鬼站立在自己面前,說:「城隍神來傳喚你了。」韓者先生想自己氣數已盡應當死了,抗拒也沒有益處,於是跟著小鬼前去。到了一處官衙,神查看了生死簿冊,說:「因為姓相同而抓錯了。」打了那小鬼二十板子,讓他把韓老先生送回家去。韓老先生内心憤憤不平,上前質問說:「人命至關重要,神為什麼派糊裡糊塗的鬼,以致有錯抓的事情發生呢?倘若沒有查看出來,豈不是枉死了嗎?神鬼的聰明正直難道就是這樣的嗎!」神笑著說:「聽說你倔強,現在看來果然如此。要知道天時運行也不可能沒有歲差,何況是鬼神呢!錯誤了而能夠立刻覺察,這就叫聰明;覺察了而不曲為袒護,這就叫正直,你哪裡能夠明白這層道理呢。考慮到你的言行沒有什麼過失汙點,姑且寬恕你,以後不要再像這樣急躁狂妄了。」韓老先生忽然蘇醒過來。韓章美講了上述故事。
【研析】
韓生剛直而不懼神鬼,對神鬼犯錯也敢於責問。神鬼則巧於辯解,但所說也不無道理。古人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是聖賢,也有過失之時。有過失並不可怕,只要能及時覺察,及時糾正,不曲為袒護,聰明正直也就在其中了。如果人們都能真正做到這樣,世上的紛爭糾葛就能大大減少了。
0

農家少婦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青縣有位農家少婦,性格輕佻,跟随著丈夫幹農活,兩人形影不離。夫妻兩人經常相互嬉笑,不避忌外人,有時夏天夜裡一起睡在瓜園中。人們都鄙薄她的輕薄放蕩。但是這位農家少婦對別人則臉色就像冰冷的鐵。有人私底下挑逗她,必定遭到她的嚴厲拒絕。後來這位農家少婦碰到劫匪強盗,身上被刺了七刀,但嘴裡還在斥駡,最終沒有被玷汙而死。人們又都驚歎她的貞潔和剛烈。老儒劉君琢說:「這就是所謂品質美而沒有教養的人啊!她只知道忠實於夫妻之情,所以誓死沒有二心。只是不懂得禮法,所以把夫妻情欲的感念,表現在自己的儀態容貌上;把夫妻間親眤的情私,表現在自己的行為舉止中。」辛彤甫先生說:「程子說過,凡是躲避嫌疑的,都是他們內心不充實、有所不足。這個女人心裡沒有別的想法,所以能正大光明地直接去做而從不懷疑自己。這就是她所以能夠以死守節的緣故。那些喜歡標舉自己、道貌岸然唱高調的人,我見得多了。」先父姚安公說:「劉先生的觀點是公正的論斷,辛先生所說的話未免過激。」後來這位農家少婦的丈夫夜裡看守豆田,單獨住宿在草屋裡,忽然看見妻子到來,夫妻歡愛如同平時。這位少婦對丈夫說:「陰間地府官員因為我貞潔剛烈,判我來世考取舉人,官居縣令。我因為思念您而不想去,所以請求辭去官位倖祿做一個遊鬼野魂,可以長久跟隨您。陰間地府的官員憐憫我,已經允許了。」那位少婦的丈夫為此感動得哭泣,發誓不再另找配偶。從此,這位農家少婦白天隱藏起來,晚上就來與丈夫相會,這樣長達幾乎二十年。村裡的兒童有時也能暗中看到。這是康熙末年的事,先父姚安公能夠舉出他們的姓名和住址,現在我已經忘記了。
【研析】
這位農家少婦對愛情的執著追求令人感動。夫妻情深,不管是天上人間,還是幽明之間都不能將他們隔斷。無怪乎連那些滿口仁義道德的老先生都讚許這位農家少婦的品質美,是「中無他腸」。如果聯想到這位農家少婦生活的時代正是程朱理學盛行之時,這位農家少婦能不掩飾自己對愛情的真情實感,率性直行,無疑是一曲愛情的讚歌。
0

菜人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景城西面偏僻地方有幾處荒墳,墳頭將要坍平了。我小時候經過那裡,老僕人施祥指著墳頭說:「那裡埋葬的就是周某人的子孫,因為周某人的祖先做了一件善事而使子孫延續三代。」原來是前朝明代崇禎末年,河南、山東遇到大早和蝗災,草根樹皮都吃盡了,於是就把人當作食物來吃,官吏無法禁止。一些婦女、兒童被兩手反綁著趕到集市上出賣,叫做「菜人」。屠夫買去後,好像宰殺羊和豬一樣地層宰他們。周氏的祖先,從東昌做生意回來,到酒店裡吃午飯。屠夫說:「肉賣完了,請稍等一下。」他不久就看見屠夫拽著兩個女子到廚房裡,喊叫說:「客人等得久了,可以先拿一隻蹄子來。」周氏的袓先連忙出來阻止,只聽到一聲長長的慘叫,那時一個女子已被活活地砍下右臂,疼得在地上打滾。舅另一個女子嚇得潭身顫抖,面無人色。她們看到周氏的祖先,就一起哀叫呼喊,一個乞求快點死,一個乞求救命。周氏的祖先内心十分悲哀憐憫,就出錢把她們贖了出來。一個已經沒有生存的希望,只好立刻把她當胸刺死。一個帶了回家,因為周氏的祖先自己沒有兒子,就把她收做小妾。後來這小妾生下一個兒子,這孩子生下來右臂就有一條紅線,從胳肢窩繞過肩胛,好像就是那個斷臂女子再生。後來周氏傳了三代才絕了後。人們都說周氏的祖先本來沒有兒子,這三代子孫是因為周氏祖先做的一件善事所延續的。
【研析】
明朝崇禎未年,戰亂饑荒,民不聊生。文章中「菜人」一詞觸目驚心,世上哪還有比把人當作菜來賣更悲慘殘酷的事情啊!古史中曾記載「易子而食」、「積骨而炊」的故事,每每讀到此處,便讓人頓生悲天憫人之情。人世間的苦難,總是由萬千百姓來承擔。因此,元代詞人才會感歎「百姓苦」。 但是,在百姓苦難之時,如能伸手幫人一把,於己沒有多少損失,對人或許就是救命。冥冥之中,自有善報。
0

物異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先叔母高宜人的父親名叫榮祉,擔任山西陵川縣令。高先生有一匹舊的玉雕馬,玉的質地不太潔白,還有斑斑點點血浸漬的痕跡。高先生雕刻紫檀木作底座來承放這匹玉雕馬,一直放置在几寨上。玉雕馬的前腳本來作雙膝下跪要想起來的樣子,有一天,馬的左腳忽然伸出在底座外面。高先生非常驚駭,整個衙門裡的人都互相傳說而前來觀看,說:「逼個物件就是理學大家二程兄弟和朱熹也不能推知啊。」一位住在衙門裡的賓客說:「凡是物件年歲久了就會變為妖魅。這個物件得到人的精氣多了,也能變為妖魅。這道理容易明白,不足為怪的。」眾人議論打碎這匹玉雕馬,但猶豫不決。 第二天,玉雕馬的左腳仍然屈回到原來的樣子。高先生說:「這是真的有知覺了。 」於是就把玉雕馬扔到熾熱的火爐中,好像還微微發出呦呦的聲音。後來也沒有別的異樣情況,但是高氏一家自此以後漸漸衰敗。高宜人說,這匹玉雕馬在火爐中煅燒了三天,裂成兩段,還趕得上看到它的半個馬身。又有一件事,武清縣王慶垞鎮曹家大廳的柱子,忽然生出兩朵牡丹花,一朵紫色,一朵碧綠色,花辦中的脈絡如同金絲,花葉繁茂下垂,過了七八天才枯萎凋落。這兩株牡丹花的根從柱子裡長出來,紋路互相連接,靠近柱子二寸左右,還是枯槁的木頭,往上才漸漸變成青色。先母太夫人是曹氏的外甥女,小時候曾親眼看到,大家都說是祥瑞的徵兆。外祖父雪峰先生說:「事物中違反常態的就會成為妖魅,有什麼祥瑞啊!」後來曹家也衰敗了。
【研析】
自然界千變萬化,許多事物人們並不了解。如果抱著平常心看待,不以物喜,自然也就不會横生事端。但自有好事之徒,將物異當成祥瑞,以謀求一己私利,而當權者又不能明料之時,那麼,物異非但不是祥瑞,反而成為災禍了。如北宋的真宗皇帝、明朝的嘉靖皇帝,都迷信道教,相信天降祥瑞,結更是小人當道,百姓遭禍。因此,孔子不言怪力亂神,只求做好人事。
0

知命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董文恪公擔任工部侍郎的時候說:過去我在浙江富陽縣的鄉村裡居住,村裡有位老者坐在鄰居家,聽到我朗朗的讀書聲,便說:「這讀書人是位貴人。」請求與我見面。見面後老者再三審視我的面相,又詢問了我的生辰八字,沉思了很長時間,說:「您的命運和相貌都是要官居一品的。應當在某年做知縣,某年代理一個大縣,某年實際授任大縣的知縣,某年升任通判,某年升任知府,某年由知府擢升布政使,某年升任巡撫,某年升任總督。您要善加自愛,到了那時您就會明白我說的話不錯。」從那以後,董公再也沒見到這位老者,他說的話也沒有應驗。然而如果仔細考查董先生的生平,那位老者所謂的做知縣,是董先生由貢生經選拔得到戶部的七品官;所謂調任署理大縣,是董先生舉進士後被授以翰林院庶吉士;所謂實際授任,是董先生擔任了翰林院編修;所謂遷升通判,是董先生升任詹事府右中允;所謂升遷知府,是董先生升任為翰林院侍讀學士;所謂的布政使,是董先生升任為內閣學士;所謂升遷為巡撫,是董先生升任為工部侍郎。官品俸祿都與老者的預言相符合,授官的年月也與老者的預言相符合,只是在朝為官和在地方為官的途徑不同罷了。所以說那位老者的話是得到了應驗而沒有得到應驗,沒有得到應驗而又得到了應驗,只是他預言董先生要官居總督的話不知道如何。後來董先生在這一年官拜禮部尚書,官品俸祿仍舊與老者所說的完全符合。以一個人的生辰八字來推算他的命運,有時候出奇的應驗,有時候完全不應驗,有時候就一半應驗而一半不應驗。我曾經就我聽說和看見的最準確的幾件事反覆深入思考,覺得以人的生辰八字來推算人的貴賤貧富,只不過大概如此。這中間的增減出入,稍稍有些差異。無錫人鄒小山先生的夫人,與安州人陳密山先生的夫人,這兩位夫人的生辰八字完全相同。鄒小山先生官居禮部侍郎,而陳密山先生官居貴州布政使,都是二品官。如果論其爵位,那麼布政使不如禮部侍郎尊貴;如果論其俸祿,那麼禮部侍郎不如布政使的豐厚,兩人也就互相彌補了。兩位夫人都享高壽。雖然陳夫人早匀守寡,但晚年身體康強安樂;而鄒夫人夫婦互敬互愛,白頭偕者,晚年卻眼睛失明,家境也趨衰敗。這麼說來,兩位夫人的命運又互相彌補了。有人懷疑這或許是因為她們出生的地點南北不同,或許是她們出生在同一個時辰而稍有先後的關係。我的第六個侄兒和奴僕的兒子劉雲鵬,出生時只有一牆之隔,兩家的窗戶相對。兩個嬰兒同時呱呱落地,不但同時同刻,乃至於一分一秒都相同。我的侄兒活到十六歲就夭折了,而奴僕的兒子劉雲鵬至今依然還活著。難道不是命運所賦予他的福氣只有這個數?六侄兒生長在富貴之中,先把一生的福氣消耗盡了;而奴僕之子劉雲鵬生長在貧賤之中,命運賦予他的福氣沒有消耗多少,他的福氣尚且還沒有耗盡吧?人的富貴生死的情況,道理似乎應該如此,等待那些通曉天命的人來做更詳盡的解釋。
【研析】
天命觀在中國傳統文化中占有極其重要的地位。如人們常說:「聽天由命」,「生死有命,富貴在天」,將「天命」看作是決定一個人命運的主宰和唯一。即使人們想通過主觀努力來改變自己的「命運」,但最終還是只能「盡人事而聽天命」,把最後决定權又交還給了「天命」。 由此可見,宿命論思想在中國人意識中的根深蒂固,反映了人們對前途的無法把握而產生的無可奈何心理。
0

鬼牒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我在烏魯木齊的時候,軍中的佐吏準備了幾十張公文,捧著筆墨來請我簽署,軍吏們說:「凡是客死在這裡的内地人,他們的棺槨運回原籍,照例要給予他們這張公文,否則他們的魂魄就不能夠入關。」因為這張公文要通行到陰曹地府去,所以不能使用紅色來寫公文,公文上蓋的官印也要使用黑色的印泥。我看了這些公文的內容,實在是鄙俗荒誕得很,大致說:「這發放公文事,查得某地某人,年齡若干歲,某年某月某日在本地病故,如今他的親屬將他的靈柩運回原籍,特發此公文。由於這道公文希望沿途把守關口要隘的鬼卒,見公文對該魂魄查驗核實後放行,不得藉故滯留勒索而導致不便之事發生。」我說:「這是衙門中的小吏們藉口鬼神而謀取錢財的花招罷了。」於是我將這件事報告定邊總軍,廢除了這項行之已久的慣例。十幾天後,有人向我報告說在城西荒廢的墳塋中聽到鬼哭聲,那是因為得不到返鄉公文,魂魄回不了原籍之故。我斥責了他報告的虛妄荒謬。又過了十幾天,有入又報告說鬼哭聲已經接近城區了!我又如前次那檬嚴厲斥責了他們。又過了十幾天,在我居住的院牆之外,就有了䰰䰰的鬼哭聲(原注:《說文解字》說:「䰰,鬼聲。」)。我還是認為是衙門中的小吏偽裝的。又過了幾天,那鬼哭聲就來到了我的窗戶外。當時月光明亮餃潔如同白晝,我起身親自出房去查找原因,伹屋外確實一個人都沒有。我的同事,御史觀成對我說:「您所堅持的,誠然是正理。即使是定邊將軍,也不能否認。然而,鬼哭聲也確實是大家都聽見的事實,沒有得到返鄉公文的鬼魂,也確實是在怨恨您。為什麼不試一試簽幾份返鄉公文給他們,姑且堵住那些搗鬼騙人者的嘴。假如返鄉公文簽發後,鬼還是像過去那樣哭泣,那麼您就更有話可說了。 」我勉強接受了觀成的建議簽發了幾張返鄉公文,這天夜裡便寂然無聲。還有個軍吏名叫宋吉祿,在衙門的印房中忽然昏暈跌倒。很久才蘇醒過來,他說在昏迷中見到他母親來了。一會兒,就有臺車呈上來一份官府文件,打開一看,是哈密方面報告宋吉祿的母親從內地來看望兒子,不幸病死在半路上了。天下事無奇不有,書生們所談論的只是一般正常情況罷了。我曾經寫了<烏魯木齊雜詩>一百六十首,其中一首道:「白色的茅草在風中颼颼作響遠接天際陰冷的寒雲,關隘山川的疆界是誰來劃分?陰曹地府的鬼魂隨著官府的公文來來往往,在<原鬼>中韓昌黎竟然也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造首詩就是有感於以上兩個故事而作的。
【研析】
戍邊將士為國捐軀,生前不能返鄉,死後也要魂歸故里。這是人之常情,理應得到尊重。作者戍邊數年,親聞親歷之事甚多,而魂魄歸鄉竟要陽世開具的通行公文,卻是聞所未聞之事,自然加以拒絕。如作者所言此事確實是小吏謀取錢財之舉,那麼此後的装神弄鬼也必定是小吏所為。但作者無法揭穿其作假手法,只能勉從舊俗。真是「戰場白骨纏草根,客死他鄉有誰聞?」至於心靈感應,或許也是有的。母子情深,雖遙隔千里,而心靈還是相通的。
0

託狐

Thursday, November 29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有一位賣花的老婦人說:京城裡有所住宅靠近一個荒廢的菜園子。菜園子裡本來就有許多狐狸。有一個漂亮的婦人夜裡翻過矮牆同鄰家少年親眤偷情,因為害怕事情洩漏,起初假託姓名。後來兩人歡愛漸深,料想不會拋棄她,於是就冒充是菜園子裡的狐女。少年喜歡她的美色,也不疑心拒絕。過了很久,這個婦人家的屋子上忽然有瓦片擲下來,並聽到罵聲說:「我住在菜園子裡很久了,小孩子們戲耍拋磚頭擲石塊,驚動鄰里鄉親的情況,或許是有的,卻實在沒有做過淫蕩蠱惑人的事情,你為什麼要誣衊我?」這個婦人與少年相愛的事情才洩露出來。真奇怪啊!狐狸精媚惑人時常常假託是人,這個婦人竟假託是狐狸精。人們將善於媚惑他人的人比作狐狸精,而這個狐狸精竟然比人還要貞潔。
【研析】
少年男女歡愛偷情,本是人之常情。這個狐仙既然不能成人之好,也不要從中作梗,破壞人家的美好愛情。看來此狐不解風情,與蒲松齡筆下的狐怪相比,少了些人世間的情感,多了些道學家的陳腐。
0

治獄可畏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南皮人監察副使張受長,任河南開歸道官員時,曾在夜裡閱讀一份審判囚犯的案卷。他思考著自言自語地說:「自刎而死的人,刀痕應該是刀子進去時重而出來時輕,現在刀痕是進去輕而出來重,為什麼呢?」忽然聽到背後歎息一聲說:「您還算懂得事情。」他回頭卻沒有看見一個人。他歎了口氣說:太嚴重了,審理案件真可怕啊!這次我幸運而沒有出錯,怎磨能夠保證別的日子不出錯呢?」於是上書稱病而回了老家。
【研析】
古人審案,是憑審案官的良心 、人品、經驗、閱歷等個人因素,因此,歷代審訊刑獄的官員中有清正廉明者、剛正不阿者,也有草菅人命者、貪贓枉法者。顯然,作者對張受長的所作所為抱有同情和讚許。但是,封建社會中,如張受長者,又有幾人呢?
0

妻妾易位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我的曾伯祖父光吉公,康熙初年擔任鎮番守備。他說:有位李太學生的妻子經常虐待小妾,一發怒就命人剝下小老婆的下身衣服鞭打,幾乎沒有一天停止過。同里有一位老婦人,能夠到陰曹地府去,就是所謂「走無常」的人。這位者婦人規勸李太學的妻子說:「娘子您和這個小妾有前世的積怨。然而她應該償還您的不過是二百鞭子罷了。如今您的妒嫉心旺盛如烈火,鞭數早已超出她欠您的數目十幾倍,您反而又欠下她的怨債了。況且良家婦女受刑,即使是官府法律也不剝去下身的衣服。娘子您卻必定要使她裸露下體受辱。這樣做似乎是稱心痛快,但是卻冒犯了鬼神的禁忌!娘子與我情意深厚,我在陰曹地府偷偷看過生死簿,不敢不把這情況告訴您。」李太學妻子譏笑老婦人說:「死老婆子,想拿這些鬼話來嚇唬我,讓我去察祀尋求解脫,你好從中矇騙我的錢財啊!」就在這時經略莫洛遭到陝西提督王輔臣叛亂而被殺,亂黨紛紛起來響應。李太學死於兵亂,那小妾被副將韓將軍得到。韓將軍喜愛她的聰明智慧,寵愛之情高出其他姬妾。韓將軍沒有正妻,於是家政事宜便操控在這位小妾手中。李太學的妻子被叛軍所擄掠,叛軍破敗後被官軍俘虜,朝廷分別賞賜將士,恰巧把李妻賞給了韓將軍。小妾把她留下作奴婢,讓她跪在堂前訓斥說:「你如能聽我的使唤,每天早晨起床後,先跪在梳妝臺前,自己脫掉下身衣服,趴在地上接受五下鞭子,然後供使唤幹活,這樣就饒了你的命。否則,你是賊黨的妻室,殺了你也不被禁止,當一寸一寸地碎割了你去餵豬狗!」李太學妻子貪生怕死,失去志氣,磕頭表示願意遵命照辦。然而小妾不想讓李妻立刻就死去,鞭打她時不很凶狠,只是讓她知道痛楚而已。 過了一年多,李妻因為其他疾病死去。計算她所挨的鞭打數,恰好和她當年打小妾的數目相等。這個婦人活得真是麻木遲鈍而沒有骨氣啊!連鬼神也忌恨這種人,暗中剝奪了她的魂魄。這件事韓將軍自己不隱諱,並且擧出這件事來說明因果報應,因此人們知道這件事的詳細情況。韓將軍又說:這還是仇人之間明顯調换位置的例子。明朝末年,我曾經遊歷於湖北襄陽、河南南陽之間,和術士張鴛湖同住在一間屋裡。張鴛湖熟知寓所主人妻子虐待小妾太過分,心中積下不平之氣,暗中對我說:「道家有借换形體之法。凡是修煉沒有成功,氣血已經衰竭的人,不能恢復他的丹田之氣,就借用一個強壯旺盛的軀體,乘他熟睡之機,同他互相調換。我曾經學過這種法術,姑且試一試。」第二天,那家人忽然聽見主人的妻子在小妾的房裡說話,而小妾在妻子的房裡說話。等她們走出門來,則用妻子聲音說話的是小妾,用小妾聲音說話的卻是妻子。小妾具有了妻子的身軀,只是默默地坐著。妻子具有小妾的軀體,很不甘心,便與小妾便相互爭吵起來,親戚和族人無法判別裁決,只能告到官府。官老爺怒斥此事妖異荒誕,把主人打了一頓板子,驅逐出衙門。大家都無可奈何沒有辦法。然而根據形體而論,妻子之身確實是小妾。因為她不在妻子的位子上,所以便不能行使正妻的威風,後來這戶人家的妻子與小妾竟然分宅各自居住直到去世。這件事尤其奇特。
【研析】滄海桑田,人事變遷,居人上者一旦居於人下,親身感受其滋味,自然會百感交集。因此古人常說:「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也就是儒家常說的一個「恕」字。如果世人都能以「恕」字待人,那麼世上能夠減少多少是非恩怨啊!
0

喑鬼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舉人王金英說:江寧有位書生 , 住宿在某宮宦人家廢棄的花園裡 ° 一天夜捚 , 月光明亮 , 書生發現有一位年輕豔麗的女子在窗戶外偷看。書生心裡明白這時候出現在窗外的女子不是鬼魅就是狐仙。但是,書生新  喜愛這個女子姣好美麗,也不感到畏懼恐怖,便招呼她進屋裡來,那女子就溫柔多情地主動投向他。然而女子始終不發一言,書生問她也一概不答;只是含笑默默,流目送盼而已。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書生依然不知道她閉口不言的緣故。有一天,書生拉著她追問,她於是取筆寫字說:「我本來是前明朝某翰林的一位侍姬,不幸年少夭折。因為我平生巧於進讒言陷害他人,使得一門骨肉同胞如同水火不能相容。陰曹地府便對我施加懲處,罰我變成了啞鬼,我沉淪地下至今已經有二百多年了。您如果能夠為我抄寫十部《金剛經》,我便可以依仗佛祖的力量,超度救拔於苦海之中,我將世世代代感念您的大恩大德。」書生就按照她的乞求動手抄寫《金剛經》。書生抄完十部《金剛經》的那天,女鬼來到書生這裡拜了又拜,仍舊取筆寫字說:「憑藉《金剛經》的神力,得以懺悔前生的罪過,我已經脫離了鬼界。然而,因為我前生罪孽深重,僅僅能夠帶著業障前往投生。我還必須做三世的啞巴女人,才能夠說話。」

【研析】
因果報應思想在中國民間根深蒂固。如俗語常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是一種因果報應。有因就有果,因果不能分離。沒有無因的果,也沒有無果的因,佛教作如是說。 這種思想有其積極的一面,即人們如果不希望遭到報應,就要多行善,不作惡。但這種道德的自律只能告誡普通人,對於真正的惡人是並無用處的。
0

冤魂復仇

Sunday, November 25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乾隆十五年,因官府庫房裡丟失了玉器,衙門調查那些世代看守園林中的僕隸戶,其中一戶人家的主人叫常明。常明在接受審訊時,說話忽然變成兒童的聲音說:「玉器不是他所盜竊的,人卻真是他所殺的。我就是被他殺掉的那個人的魂魄。」審問官一聽大驚,把案子移送到了刑部。先父姚安公當時任刑部江蘇司郎中,同余文儀先生等人一起審訊犯人。這個魂魄說:「我的名字叫二格,年齡十四歳,家住在海淀,父親叫李星望。前年元宵節,常明領著我看燈回來。夜深人靜的時候,常明調戲我,我竭力抗拒,而且說回去要告訴父親。常明於是就用衣帶勒死了我,把屍體埋在河岸下。我父親懷疑常明把我藏了起來,告到負責京城治安的官員那裡。案子移送到刑部,因為事情沒有證據,審訊官員商議另外緝捕真正的凶手。我的魂魄經常跟著常明走,但是與他相隔四五尺,就覺得熾熱如同烈火,不能夠靠近他。後來熱度稍稍減退,漸漸地我能靠近他到二三尺,又漸漸地靠近他到一尺左右。昨天因為都感覺不到熱度,才得以附在他身上。」這個魂魄又說初次審訊常明的時候,魂魄也隨著他來到刑部,魂魄所指的那個門是刑部廣西司。按照魂魄所說的月份日子,果然查到原來的案卷。問他的屍體埋在什麼地方,魂魄說在河岸邊第幾稞柳樹旁。官府派人去發掘也找到了屍體,屍體還沒有腐爛。官府叫他的父親來辨認,父親認出是自己的兒子就失聲痛哭說:「是我的兒子啊!」這件事情雖然虛幻飄渺,然而證據驗屍都是真實的。而且在訊問時,叫常明的名字,就忽然像夢中醒來,作常明的聲音說話;叫二格的名字,就忽然像昏昏沉沉喝醉酒一樣,作二格的聲音說話。兩種聲音互相辯論多次,常明才招認伏罪。魂魄又和父親兩人談論家裡瑣事,一 一分明。案件審理沒有可疑之處,於是審訊官以實際情況上報,按照法律判處常明罪行。判決命令下達的那一天,魂魄十分高興。二格生前本來是以賣糕為生的,忽然高唱一聲:「賣糕!」父親哭泣著說:「很久沒有聽到這個聲音了,如同他活著時候的聲音啊!」問魂魄:「兒子準備去什麼地方?」魂魄回答說:「我也不知道,姑且走罷。」從此再問常明,再作二格的聲音了說話了。

【研析】這個故事雖然荒誕,但沉冤得以眧雪,讀來還是大快人心的。一個少年為微心治罪犯,以報殺身之仇,多年來緊追罪犯不放,直至把罪犯繩之以法。這種與罪惡鬥爭的精神又豈止是冤冤相報所能包容的。與惡勢鬥爭,就是要有這種精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