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鬼’

韓生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獻縣有位者儒韓生,性格剛強正直,他的一舉一動必然遵照禮法的規定,所以全鄉人都推舉他為祭酒。有一天,這位韓老先生得了寒邪侵襲的疾病,昏昏沉沉、神志不清之時,看見一名小鬼站立在自己面前,說:「城隍神來傳喚你了。」韓者先生想自己氣數已盡應當死了,抗拒也沒有益處,於是跟著小鬼前去。到了一處官衙,神查看了生死簿冊,說:「因為姓相同而抓錯了。」打了那小鬼二十板子,讓他把韓老先生送回家去。韓老先生内心憤憤不平,上前質問說:「人命至關重要,神為什麼派糊裡糊塗的鬼,以致有錯抓的事情發生呢?倘若沒有查看出來,豈不是枉死了嗎?神鬼的聰明正直難道就是這樣的嗎!」神笑著說:「聽說你倔強,現在看來果然如此。要知道天時運行也不可能沒有歲差,何況是鬼神呢!錯誤了而能夠立刻覺察,這就叫聰明;覺察了而不曲為袒護,這就叫正直,你哪裡能夠明白這層道理呢。考慮到你的言行沒有什麼過失汙點,姑且寬恕你,以後不要再像這樣急躁狂妄了。」韓老先生忽然蘇醒過來。韓章美講了上述故事。
【研析】
韓生剛直而不懼神鬼,對神鬼犯錯也敢於責問。神鬼則巧於辯解,但所說也不無道理。古人云:「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就是聖賢,也有過失之時。有過失並不可怕,只要能及時覺察,及時糾正,不曲為袒護,聰明正直也就在其中了。如果人們都能真正做到這樣,世上的紛爭糾葛就能大大減少了。
0

鬼牒

Friday, November 30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我在烏魯木齊的時候,軍中的佐吏準備了幾十張公文,捧著筆墨來請我簽署,軍吏們說:「凡是客死在這裡的内地人,他們的棺槨運回原籍,照例要給予他們這張公文,否則他們的魂魄就不能夠入關。」因為這張公文要通行到陰曹地府去,所以不能使用紅色來寫公文,公文上蓋的官印也要使用黑色的印泥。我看了這些公文的內容,實在是鄙俗荒誕得很,大致說:「這發放公文事,查得某地某人,年齡若干歲,某年某月某日在本地病故,如今他的親屬將他的靈柩運回原籍,特發此公文。由於這道公文希望沿途把守關口要隘的鬼卒,見公文對該魂魄查驗核實後放行,不得藉故滯留勒索而導致不便之事發生。」我說:「這是衙門中的小吏們藉口鬼神而謀取錢財的花招罷了。」於是我將這件事報告定邊總軍,廢除了這項行之已久的慣例。十幾天後,有人向我報告說在城西荒廢的墳塋中聽到鬼哭聲,那是因為得不到返鄉公文,魂魄回不了原籍之故。我斥責了他報告的虛妄荒謬。又過了十幾天,有入又報告說鬼哭聲已經接近城區了!我又如前次那檬嚴厲斥責了他們。又過了十幾天,在我居住的院牆之外,就有了䰰䰰的鬼哭聲(原注:《說文解字》說:「䰰,鬼聲。」)。我還是認為是衙門中的小吏偽裝的。又過了幾天,那鬼哭聲就來到了我的窗戶外。當時月光明亮餃潔如同白晝,我起身親自出房去查找原因,伹屋外確實一個人都沒有。我的同事,御史觀成對我說:「您所堅持的,誠然是正理。即使是定邊將軍,也不能否認。然而,鬼哭聲也確實是大家都聽見的事實,沒有得到返鄉公文的鬼魂,也確實是在怨恨您。為什麼不試一試簽幾份返鄉公文給他們,姑且堵住那些搗鬼騙人者的嘴。假如返鄉公文簽發後,鬼還是像過去那樣哭泣,那麼您就更有話可說了。 」我勉強接受了觀成的建議簽發了幾張返鄉公文,這天夜裡便寂然無聲。還有個軍吏名叫宋吉祿,在衙門的印房中忽然昏暈跌倒。很久才蘇醒過來,他說在昏迷中見到他母親來了。一會兒,就有臺車呈上來一份官府文件,打開一看,是哈密方面報告宋吉祿的母親從內地來看望兒子,不幸病死在半路上了。天下事無奇不有,書生們所談論的只是一般正常情況罷了。我曾經寫了<烏魯木齊雜詩>一百六十首,其中一首道:「白色的茅草在風中颼颼作響遠接天際陰冷的寒雲,關隘山川的疆界是誰來劃分?陰曹地府的鬼魂隨著官府的公文來來往往,在<原鬼>中韓昌黎竟然也沒有聽說過這種事情。」造首詩就是有感於以上兩個故事而作的。
【研析】
戍邊將士為國捐軀,生前不能返鄉,死後也要魂歸故里。這是人之常情,理應得到尊重。作者戍邊數年,親聞親歷之事甚多,而魂魄歸鄉竟要陽世開具的通行公文,卻是聞所未聞之事,自然加以拒絕。如作者所言此事確實是小吏謀取錢財之舉,那麼此後的装神弄鬼也必定是小吏所為。但作者無法揭穿其作假手法,只能勉從舊俗。真是「戰場白骨纏草根,客死他鄉有誰聞?」至於心靈感應,或許也是有的。母子情深,雖遙隔千里,而心靈還是相通的。
0

喑鬼

Monday, November 26th, 2012

節錄自<閱微草堂筆記> 紀曉嵐,譯註:儒文嚴

舉人王金英說:江寧有位書生 , 住宿在某宮宦人家廢棄的花園裡 ° 一天夜捚 , 月光明亮 , 書生發現有一位年輕豔麗的女子在窗戶外偷看。書生心裡明白這時候出現在窗外的女子不是鬼魅就是狐仙。但是,書生新  喜愛這個女子姣好美麗,也不感到畏懼恐怖,便招呼她進屋裡來,那女子就溫柔多情地主動投向他。然而女子始終不發一言,書生問她也一概不答;只是含笑默默,流目送盼而已。這樣過了一個多月,書生依然不知道她閉口不言的緣故。有一天,書生拉著她追問,她於是取筆寫字說:「我本來是前明朝某翰林的一位侍姬,不幸年少夭折。因為我平生巧於進讒言陷害他人,使得一門骨肉同胞如同水火不能相容。陰曹地府便對我施加懲處,罰我變成了啞鬼,我沉淪地下至今已經有二百多年了。您如果能夠為我抄寫十部《金剛經》,我便可以依仗佛祖的力量,超度救拔於苦海之中,我將世世代代感念您的大恩大德。」書生就按照她的乞求動手抄寫《金剛經》。書生抄完十部《金剛經》的那天,女鬼來到書生這裡拜了又拜,仍舊取筆寫字說:「憑藉《金剛經》的神力,得以懺悔前生的罪過,我已經脫離了鬼界。然而,因為我前生罪孽深重,僅僅能夠帶著業障前往投生。我還必須做三世的啞巴女人,才能夠說話。」

【研析】
因果報應思想在中國民間根深蒂固。如俗語常講「種瓜得瓜,種豆得豆」,就是一種因果報應。有因就有果,因果不能分離。沒有無因的果,也沒有無果的因,佛教作如是說。 這種思想有其積極的一面,即人們如果不希望遭到報應,就要多行善,不作惡。但這種道德的自律只能告誡普通人,對於真正的惡人是並無用處的。
0